top of page
Search
  • One Kayak

#56 诗和歌 II


觉得敝帚自珍样地把只言片语都放到一起真有些sb。

不过又怎么着呢,躺平了如此而已。


诗和歌I



照相


可见与不可见的

所有星星都在远离


可知或不可知的

你的红移


史蒂芬奏五重恒河沙数

光年二百六十亿 在JWST眼底


昨夜西风吹落一架藤萝

云和月八千里 在我心底


2022/7/14



发小


发小儿你请不要再跟我说

我当年为什么没嫁个才子

这样的鬼话

你姐我如今不是佳人、当年也不是


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若说一家子非要才子配佳人的话

我才是抽到才子牌的人

于这一节我也确实娶回了红袖添香

填茶倒水、举案齐眉


拉拉杂杂十余年

人到中年方看清自己不是什么才子

谈不上时运不济

根本就是说说而已


也看清世间种种无奈

穷酸落魄进退维谷

为五斗米折腰

并没活成想象中的样子


这时你要再说

我家这位算不得佳人

那我觉得正好

各得其所


2022/7/4



夏至


蜗牛安静地爬上来

贴着河沿儿露出两只角

仿佛躲在靠枕后的猫的耳朵


运河岸壁留下一道粘液

在日落时分闪闪发亮

石火光中又是一辈子


2022夏至



月全食


抬头看

地球的影子 在天上


2022/5



十四行|习惯


一束奶茶的积习

一匹莴笋的困惑

一尾泡面的沸腾

一名鸡蛋的破碎


一碗大门内外的呼吸

一瓶流星的归去

一届土豆发芽的前生

一位绿豆不肯发芽的今世


武装到牙齿的距离

战斗在指尖的交易

面前只露双眸的凝视

天边没有眼睛的审视


我开始在阳台种菜

我并不拥有土地


2022/4/10




无题若干则


我们俩 一人穿一件马甲

两个人的对话 聊成

四个人的微信群

(2022/4/12)


杜诗说长安万里离乱三年

我也是 两日不洗脸

半月未梳头

(2022/4/11)


加满一箱油 正如我的体重

从两位数 涨到三位数

还在继续涨

(2022/4/8)



今天


原本,我为我食不厌精感到不安

现在,我为我尚能吃一餐饱饭而愧疚


原本,我为我远行出游感到不安

现在,我为我尚能到户外散步而愧疚


我为我尚有工作得以糊口而愧疚

我为我尚有居所得以蔽体而愧疚

我为我开飞机而愧疚

我为我坐飞机而愧疚

我为我写诗而愧疚

我为我画画而愧疚

我为我拍照分享而愧疚

我为我说说笑笑而愧疚

我为我的形而下的快乐而愧疚

我为我的形而上的快乐而愧疚


这是一个怎样疯狂的世界

我为我行将死去而感到惶惶

我为我尚且活着而感到愧疚


2022/4/8




興亡


你變法

我出洋

你辦報

我寫文章


你鈔古碑

我編新詩

你赶前程

我講故事

你運動

我以為我運動


你在正面

我在後方

你向西進

我去東方

你回北國

我還南鄉

你往對岸

我宛在中央


你說你餓

我說沉默是白色

你寫大字

我說帷幕是黑色


你上山頂

我遣農莊

你進城市

我赴邊疆


你說地震了

我說看我在路上

你去海裡

我在太空艙


你睡廣場

我等你等不到天亮

你扔掉路由器

我修理機頂盒


你問我前後

我環顧左右

你在裡邊

我在外面

他在遠方 誰

在遠方 看著你我


誰在遠方哭 笑 歌唱

誰在遠方 注視著

他聽到了什麼

除了靜止與不合作


你說你聽到了排山倒海的巨響

我不曾見過你也為你悲傷

你埋在泥土里

我刻在石頭上


你問我 我什麼顏色

我說我 看不見

你問我 天什麼顏色

我說我 看不見


你說興

我說亡


2022/4/7



像素

「预备 上」 「预备 下」 凌晨。 两点 广场上的 少年 依口令 | 翻花 次序 | 井然 既定脚本 颜色变换 秩序 | 森然 组成的 | 图案 谁在看 像素十万 九九年十月 凌晨。 两点 广场上 没有少年 2022/4/5


清明|阿拉斯加


积雪的莽原 积了一冬的怨

一瞬的清明 初融

降温 又冻结

绵延万里的山峦成冰面

灰白色 灰蓝色 灰白色


一棵火叶草在等待

耐心地呼吸 耐心地呼吸

等着铃声一响 就探头

周围一直寂静

恒温层度过长冬的暗夜


高纬度的漆黑之下

还有多少棵火叶草在等待

等着铃声一响 就探头

一瞬就绽放

绽放后 便凋零


没有春天 没有秋天

九月就是下一个冬天

现在就抓住这一瞬 在时间的长涯中

抓住一瞬 便是一生


2022/4/3



阿拉斯加在等待


飞鸟沿北纬六十度掠过

从东到西

冰原起伏 一节节

层积云 山峦 冷酷大地 灰白色

灰蓝色 灰白色


旧时生命 沿大陆两岸跋涉

从白令海到维多利亚湾

今日依然

中土只余一片寂静 涌动着

涌动着 蕴育下一次跃迁

某一次裂变


针叶林据说是常绿的

看上去是赭石色

是绿色吗 就算是

最疲惫的绿 从严冬醒来

还未醒来


落叶乔木一簇簇扎根 漫山

泛起云霞般的鲑鱼色 氤氲

不是高纬度八 点半钟的夕阳

是满树冠的新苞 正要出芽

还未出芽


春分已过 清明将至

南方的花已开过 做暮春的慨叹

北方冰原还未解冻 抄手而立

故事还未开始

三行字的微型小说已写结局


深林里的白桦 车轮边的柳叶草 还有火铃花

扯着手 蓄势待发

蓄势待发 只等铃声一响 就抓住

抓住 三个月的窗口

立刻绽放 没时间旖旎

立刻绽放 没机会犹疑

繁衍 凋零

三行字的微型小说已写结局


在时间的长涯中抓住一瞬

便是一生


2022/4/3



夜雨


屋漏夜听雨 未觉春夜迟

红叶樱李减 紫藤芭蕉织

枝满谁家绿 阶空几声笛

横屏问诗症 直榻对琴医

举杯邀尔醉 落座笑我痴

来路何所往 去日无可期

一朝病初起 花落人不知


2022/3/27

春分已过,寒食将至。雨二日,病卧。

闻,未封城,乃划江”封控“矣。


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