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One Kayak

#63 四季词抄(4/6)秋

Updated: Sep 18, 2023


秋 | 开篇诗一句

霜叶红于二月花

——杜牧


秋 | 四季词抄秋季篇


1

菩萨蛮


平林漠漠烟如织

寒山一带伤心碧

暝色入高楼

有人楼上愁


玉阶空伫立

宿鸟归飞急

何处是归程

长亭连短亭


李白 701-762


『注』

平林:《诗经毛传》注曰: “平林,林木之在平地者也。”

漠漠:昏暗而杳远。

暝色:夜色。

停:古代官道旁供人休息的亭舍。一作长亭更短亭。庾信《哀江南赋》云:十里五里,长亭短亭。”


『评』

上阙由远及近,聚焦于楼上之人。下阙由近及远,从楼上人的视角抒写。移境换景,可谓词可入画,诗画同源。

此篇作者有争议,一说为李白所作,一说为晚唐或北宋词人所作,托于李白名下。



2

忆江南·其二


江南忆

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

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白居易 772-846


『注』

山寺:天竺寺。作者《东城桂》诗注曰:“旧说杭州天竺寺每岁中秋有月桂子堕。”

桂子:桂花。

郡亭:杭州城外看钱塘潮处。


『评』

白居易曾任杭州刺史两年。这首词作于他回到洛阳十余年后。纯用白描,语言洗练,是唐朝风范,自古便脍炙人口,评论者众。

卓人月《古今词统》评:“胸中有丘壑”。

明代沈际飞《草堂诗余别集》评:“较宋词自然有身分”。

试与后面柳永“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对看,同一城市、同一季节、同一意象,词作均属上乘,但风格迥异。



3

更漏子


玉炉香 红蜡泪

偏照画堂秋思

眉翠薄 鬓云残

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 三更雨

不道离情正苦

一叶叶 一声声

空阶滴到明


温庭筠 812-866


『注』

衾:音亲。被子。


『评』

开首“红蜡泪”点名时间为傍晚,接下来“秋思”表明季节,一派萧索清冷气象。转而写人,“薄”、“残”、“寒”则情绪全出。

下阙入夜,又下起雨来,正可与李清照的句子 “梧桐更兼细雨”对看。

“叶叶”、“声声”,叠字精彩。

“空阶滴到明”语出南朝何逊《临行与故游夜别》“夜雨滴空阶”。

俞平伯曾评论:“后半首写得很直,而一夜无眠却终未说破,依然含蓄”。



4

梦江南


梳洗罢

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

斜晖脉脉水悠悠

肠断白蘋洲


温庭筠 812-866


『注』


白蘋洲:江中的陆地,开满白蘋花。白蘋花,又名水苹、四叶苹,夏末秋初开花


『评』

温庭筠难得有如此淡雅,直笔而下,描写一位倚楼远望、等待归人的女子。除末句“肠断”外,看似全属白描,但“独”、“过尽”、“脉脉”、“悠悠”几词却描摹出深切的情感。“绝不着力,而款款深深,低徊不尽。”(陈廷焯《云昭集》)



5

浣溪沙


蓼岸风多橘柚香

江边一望楚天长

片帆烟际闪孤光


目送征鸿飞杳杳

思随流水去茫茫

兰红波碧忆潇湘


孙光宪 900-968


『注』

蓼:蓼花

杳:音舀,指渺茫不见。

兰红:红兰花,秋季开。

潇湘:湖南境内的潇水与湘水。合称潇湘。


『评』

植物多而不繁,蓼花、橘柚、兰红,皆应时应景,而色嗅皆具。意象多而不繁,江、天、片帆、征鸿、流水、潇湘,紧扣秋季时令。作者由近而远,层层递进,无堆砌感。《浣溪沙》下阙首二句对仗,亦浑然天成,“杳杳”“茫茫”呼应上阙的“望”和“烟际”,极写远。


王国维《人间词话》谓 “片帆烟际闪孤光”一句“有境界”。我更属意末句“忆潇湘”。是唐人词。



6

摊破浣溪沙


菡萏香销翠叶残

西风愁起绿波间

还与韶光共憔悴

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

小楼吹彻玉笙寒

多少泪珠何限恨

倚阑干


李璟 916-961


『注』

菡萏:音han4dan4,荷花。

韶光:好时光。

鸡塞:今陕西省。《汉书》多次记载北出鸡鹿塞,简称鸡塞。这里泛指边塞。

何限:数不清。


『评』

起笔残荷,既是写景,亦是写情。“销”、“残”、“愁”、“憔悴”,无不带主观色彩。上阙煞于“不堪看“,人物出场,色彩浓烈。

下阙“细雨”二句,虚实远近,是对仗工整而不穿凿的佳句,在当时已为人所知,后世亦千古传唱。末尾结于“倚阑干”,含蓄收敛,有不尽之意。


南唐中主李璟的词,初读之下,似不如后主李煜的词妙绝天成,但再三读去,亦十分动人。

王国维推崇此篇,认为有“众芳芜秽”、“美人迟暮”之感。咏荷花,又超越了荷花、超越了个体的哀愁,更具有普遍意义。



7

乌夜啼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 锁清秋


剪不断 理还乱 是离愁

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又一首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

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 晚来风


胭脂泪 相留醉 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李煜 937-978


『注』

这两首词并非一个系列,但特意放在一起,均是《乌夜啼》词牌,一首悲秋,一首伤春,可以比对看。

胭脂泪:女子的眼泪。


『评』

年轻时最爱后主九字长句,现在重读,下阕起首三乘三,短句促促,亦充满音乐感。亦可比看《水调歌头》下阙起首,如东坡“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几可想见其音乐之节拍顿挫、转折低回。

“朝来”“晚来”与“长恨”“长东”是叠字衔联法,一顿一叹,感人至深。



8

浪淘沙


往事只堪哀

对景难排

秋风庭院藓侵阶

一任珠帘闲不卷

终日谁来


金锁已沉埋

壮气蒿莱

晚凉天净月华开

想得玉楼瑶殿影

空照秦淮


李煜 937-978



『注』

侵阶:苔藓布满台阶,喻清冷寂寞,无人造访。

金锁沉埋:三国时东吴以铁锁布长江,试图截阻晋军,终归失败。如今金锁不知何处去,可亡国之恨依然。

蒿莱:杂草丛生,指壮志豪情付诸东流。

秦淮:秦淮河,今南京。南唐朝廷曾偏居南京。


『评』

李煜囚居于汴京,不得访客,既有身前的清冷寂寞,又有故国离丧之恨。

下篇“金锁”、“壮气”二句不同其他词,点出李煜曾作为一位帝王的气魄。



9

捣练子令


深院静

小庭空

断续寒砧断续风

无奈夜长人不寐

数声和月到帘栊


李煜 937-978


『注』

砧:音真。捣衣石。

不寐:音妹。睡不着。

和月:音贺,第四声。伴随着月光。

栊:音龙。格子窗。


『评』

后主小令最工。捣练多为秋阑,寒砧更添凉意,故而归入秋部。有机会可去故宫比对着看《捣练图》,有意趣。

李杜二家的捣练名作皆从捣练人角度描写:李白《子夜吴歌》“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杜甫《捣衣》的五律也说:“亦知戍不返,秋至拭清砧。”

而后主这首则从听砧人角度抒写。“数声”和两个“断续”最妙。



10

八声甘州


对潇潇暮雨洒江天 一番洗清秋

渐霜风凄紧

关河冷落 残照当楼

是处红衰翠减

苒苒物华休

惟有长江水 无语东流


不忍登高临远 望故乡渺邈 归思难收

叹年来踪迹 何事苦淹留

想佳人 妆楼顒望

误几回 天际识归舟

争知我 倚阑干处

正恁凝愁


柳永 984-1053


『注』

苒苒:音染。时光渐渐逝去,这里也特指一年逐渐进入秋冬,花木衰败。

渺邈:叠音不同字。渺是看不清楚。邈是遥远。

归思:音寺,四声。作名词,思念家乡的愁绪。

淹留:滞留。

颙望:音永,二声。抬头凝望。

恁:音嫩。如此。


『评』

清秋霜语加暮色参照,一片萧索零落之感。慢调铺陈,乃柳永特长,但这首词的气象比一般柳永词来得大。前两句独字起首,格外铿锵。

《侯鲭录》记载苏轼赞此篇曰: “不减唐人高处”。



11

望海潮


东南形胜 三吴都会

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

风帘翠幕 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 怒涛卷霜雪 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 户盈罗绮 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

有三秋桂子 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 菱歌泛夜 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 乘醉听箫鼓 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 归去凤池夸


柳永 984-1053


『注』

叠巘:音演。西湖四周层层叠叠的山峰。

三秋:农历九月。

高牙:将军之高旗。


『评』

比柳永通常的词风,此篇大气开阖,有苏、辛之风。最爱“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句,曲尽钱塘繁华。



12

雨霖铃


寒蝉凄切

对长亭晚 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

留恋处 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 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 千里烟波

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

更那堪 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

杨柳岸 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 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 更与何人说


柳永 984-1053


『注』

长亭:送别处。

都门:汴京城门。

经年:多少年。


『评』

起首一“寒”字,既点出季节,又敷出基调。接下来秋雨初歇,还有傍晚暮霭,更觉清冷。

去去、沉沉,连续叠字,多留恋处。自古送别词有留下一方所作,有将走一方所作(如这首及李太白“不及汪伦送我情”),试问有何不同?

此处引沈雄《古今词话》掌故——东坡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东坡为之绝倒。

小令为诗之余,而慢词则可称为赋之余,词人非熟读六朝赋,不能工慢词也。


再对看南宋吴文英之秋雨。



13

苏幕遮·怀旧


碧云天 黄叶地

秋色连波 波上寒烟翠

山映斜阳天接水

芳草无情 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 追旅思

夜夜除非 好梦留人睡

明月楼高休独倚

酒入愁肠 化作相思泪


范仲淹 989-1052


『注』

芳草:比喻离愁

黯乡魂:语出江淹 《别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


『评』

作于范仲淹55岁左右,在西北军中。起首二句尽显边塞辽阔,秋情辽阔。

上阙叠字“波”、“斜阳”,富有韵律感。

范仲淹诗词多苍劲豪迈,许昂霄《词综偶评》评此篇曰: “铁石心肠人,作此销魂语” 。



14

渔家傲·秋思


塞下秋来风景异

衡阳雁去无留意

四面边声连角起

千嶂里 长烟落日孤城闭


浊酒一杯家万里

燕然未勒归无计

羌管悠悠霜满地

人不寐 将军白发征夫泪


范仲淹 989-1052


『注』

衡阳雁去:传说秋雁南飞,至湖南衡阳回雁峰为止。

长烟落日:从王维“长河落日圆”化出。

燕然未勒:战事未平。典出《后汉书》,窦宪追击匈奴至燕然山,刻石勒功而还。

羌管:音枪。羌族乐器,笛子。


『评』

试比对上篇范仲淹《苏幕遮》如何?同作于55岁左右,在西北军中。文正公作词之苍凉、开阔对苏、辛皆有影响。

仍记得高中语文课上,小谢老师安排每日一位同学课前五分钟讲一首诗词,一个男生讲的就是这首,背诵得铿锵。我讲的是李煜“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



15

御街行·秋日怀旧


纷纷坠叶飘香砌

夜寂静 寒声碎

真珠帘卷玉楼空 天淡银河垂地

年年今夜 月华如练 长是人千里   

愁肠已断无由醉 酒未到 先成泪

残灯明灭枕头欹 谙尽孤眠滋味

都来此事 眉间心上 无计相回避


范仲淹 989-1052


『注』

砌:台阶。

月华:月光

敧:音倚。依靠。

都:虚词,加重语气。


『评』

此篇也是经典的上阕起兴,上阙写景——落叶、夜晚、月光;下阙抒情——酒、泪、残灯孤枕。

妙在连接句的“年年”二字,可见不是一时一事,而是长久羁绊。又令愁绪典型化、普遍化。



16

鹊踏枝


槛菊愁烟兰泣露

罗幕轻寒

燕子双飞去

明月不谙离恨苦

斜光到晓穿朱户


昨夜西风凋碧树

独上高楼

望尽天涯路

欲寄彩笺兼尺素

山长水阔知何处


晏殊 991-1055


『注』

彩笺,音间,指书信。

尺素,指书信。


『评』

王国维,学问三层论



17

清平乐


红笺小字 说尽平生意

鸿雁在云鱼在水

惆怅此情难寄


斜阳独倚西楼

遥山恰对帘钩

人面不知何处

绿波依旧东流


晏殊 991-1055


『注』

鸿雁、鱼:皆比喻书信。


『评』

与上篇欧阳修词对看,同样描摹书信:一首是企盼来信,一首是难寄去信。

意象有斜阳、远山、西楼,故而归入秋部。



18

木兰花补


别后不知君远近

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

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

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

梦又不成灯又烬


欧阳修 1007-1072


『注』

鱼沉:古代有鱼雁传书。鱼沉指无书信。

欹:音椅。斜靠。


『评』

欧阳修填词直白,真彼时流行歌也。

“敲秋韵”、“万叶千声”试与温庭筠“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对看。不过这里是竹子,温词是梧桐。



19

行香子·过七里濑


一叶舟轻 双桨鸿惊

水天清 影湛波平

鱼翻藻鉴 鹭点烟汀

过沙溪急 霜溪冷 月溪明


重重似画 曲曲如屏

算当年 虚老严陵

君臣一梦 今古空名

但远山长 云山乱 晓山青


苏轼 1036-1101


『注』

七里濑:音赖。在今浙江钱塘江畔。

汀:水畔小洲。

严陵: 严光,字子陵。辅佐刘秀打天下后,归隐富春江钓鱼。

东汉人,曾与刘秀同学,并帮助刘秀打天下。刘秀称帝后,他改名隐居。刘秀三次派人才把他召到京师。授谏议大夫,他不肯接受,归隐富春江,终日钓鱼


『评』

出仕博得君臣功过,是空名。

退居成千古隐士典故,亦是空名。

”霜溪冷“,故姑且放入秋部。



20

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又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苏轼 1036-1101


『注』

丙辰:1076年,苏轼39岁,于密州。

子由:苏轼弟,苏辙,字子由。

綺:音起。华丽。

婵娟:月光。


『评』

这首词之脍炙人口,一气呵成,几乎无需注解,我今天亦翻不出什么新意,只谈当下的感受:“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二句说尽“无常”,却仍愿长久,这是东坡直面人生的勇敢,大无畏的乐观,也是堂吉诃德的悲喜剧。我辈凡人,谁又敢说自己能看透?

胡仔《渔隐丛话后集》:“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俱废。”

王国维《人间词话》:“东坡之《水调歌头》,则伫兴之作,格高千古,不能以常调论也。”


21

念奴娇

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 浪淘尽 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 人道是 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 惊涛拍岸

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 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 小乔初嫁了

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

谈笑间 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 多情应笑我 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 一尊还酹江月


苏轼 1036-1101



『注』

周郎、公瑾:周瑜,娶妻小乔。

人道是:指黄州赤壁传为赤壁战场,疑为当地人讹传。湖北境内有不止一处名为赤壁。但古人纵横开阖,即景抒情,藉古倒不见得实景考据才可作文章。

纶巾:青色头巾。

酹:音垒。以酒祭祀。

樯橹灰飞烟灭:指火烧赤壁之战。


『评』

此赤壁非彼赤壁。



22

点绛唇


闲倚胡床

庾公楼外峰千朵

与谁同坐 明月清风我


别乘一来

有唱应须和

还知麼 自从添个

风月平分破


苏轼 1036-1101


『注』

庾公:庾亮,东晋人,曾任江、荆、豫三州刺史,征西将军,扬州刺史。《世说新语》记载,庾亮曾戴月游南楼,属下匆匆回避,他斜躺在胡床上招呼大家聊天,毫无拘束,直到天明。后世喜爱庾亮坦率平易,又称南楼为“庾楼”、“庾公楼”。

南楼:江州(今江西九江),李白、白居易、苏轼等历代文人曾在此咏叹。

别乘:汉朝称郡守的副手为别驾或别架,这里代指苏轼的朋友。


『评』

此词作于1090年秋,苏轼在杭州任上。上阙写孤单一人,只和明月清风同坐,具有李太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神韵。下阙写朋友袁毂来到杭州,二人一同登山吟诗,平分“风月”。

这首苏东坡最著名的作品,但“明月、清风、我”一句却脍炙人口。我年少时游苏州拙政园“与谁同坐轩”,特意查出处,原来是东坡词。



23

思远人


红叶黄花秋意晚

千里念行客

飞云过尽 归鸿无信

何处寄书得


泪弹不尽临窗滴

就砚旋研墨

渐写到别来

此情深处

红笺为无色


晏几道 1038-1110


『注』

归鸿:秋天大雁飞回南方。此处仍喻指书信。

红笺:音间。精美的信纸。


『评』

晏几道,晏殊第七子。

下阙“就泪研墨”,意思十分新巧。上下阙各一“红”字,上阙点名季节景物——红叶黄花,下阙回归外物——红笺,却将感情层层累近了好几步,让人觉得红笺仿佛本没那么红,是泪湿了信笺、情深了颜色。

年少时背词,总把这首和晏殊的“红笺小字 诉尽平生意”背到一首去。



24

菩萨蛮


哀筝一弄湘江曲

声声写尽湘波绿

纤指十三弦

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

玉柱斜飞雁

弹到断肠时

春山眉黛低


晏几道 1038-1110


『注』

晏几道:晏殊之子。父子合成“二晏”,皆工婉约词。晏几道更佳。

湘江曲:曲名《湘江怨》,后人由舜之湘妃为题材作此曲。

十三弦:筝,唐宋时有七弦、十三弦。今日多为二十一弦。

秋水慢:多注解为美人眼波凝视。宋词有词牌《秋水》,不无可能美人换了之曲子,演慢调《秋水》。

玉柱斜飞雁:古筝弦柱又称故又称雁柱。

春山:形容美人眉。


『评』

我意将秋水慢解为曲牌,这样上阙远听一曲,下阙弹筝人至近前筵席上,换一曲,近观之,方有“春山眉黛低”。若将秋水作眼波解,则无此含蓄情致也。



25

定风波

次高左藏使君韵


万里黔中一漏天

屋居终日似乘船

及至重阳天也霁

催醉

鬼门关外蜀江前


莫笑老翁犹气岸

君看

几人黄菊上华颠

戏马台南追两谢

驰射

风流犹拍古人肩


黄庭坚 1045-1105


『注』

黔中:黄庭坚年届五十,谪居黔州。

漏天:雨注不停,如天漏一般。

似乘船:既指连绵阴雨,又暗喻人生浮沉。

鬼门关:石门关,极为险峻,在今四川境内。

蜀江:乌江。

华颠:白发头顶,簪黄菊。

戏马台:今知戏马台若干,其中一处在江苏,传为项羽所筑。曾有诗人谢瞻和谢灵韵在此赋诗。故曰“追两谢”。另一处在今河北,传有东晋石虎从台上放箭,作为骑兵军号。


『评』

雨过天晴,秋高气爽,旷达有东坡词风。“黄菊上华颠”一句,让人想见东坡:“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26

鹊桥仙


纤云弄巧 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 佳期如梦

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 1049-1100


『注』

金风玉露:指金秋之风和白露时节。化脱自李商隐《辛未七夕》“恐是仙家好别离,故教迢递作佳期。由来碧落银河畔,可要金风玉露时。”


『评』

起首用一“巧”字扣七夕主题。七夕又名乞巧。《荆楚岁时记》云:“七月七日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人家妇女结彩缕,穿七孔针,或以金银为针,陈瓜果于庭中乞巧。”

自古七夕词多以伤离别为主题,这首翻得大气而别致。纵上阙偏于巧致,有末二句经得起传颂,也抵过了。意味绵长,不仅止于爱情。



27

鹊桥仙


月胧星淡 南飞乌鹊

暗数秋期天上

锦楼不到野人家

但门外 清流迭嶂


一杯相属 佳人何在

不见绕梁清唱

人间平地亦崎岖

叹银汉 何曾风浪


谢薖 1074-1116


『注』

作者谢薖,音科。

秋期:指七夕。

相属:举杯祝酒。


『评』

银河沉下,秋渐至——颇有韵致。

又一首七夕词经典。从天上转至人间,由缀锦繁华对比乡野清流。末尾又结回天上,与天上牛郎织女爱别离相比,人间竟更崎岖。“银河何曾风浪”,感伤中有哲思与洒脱。



28

卖花声·题岳阳楼


木叶下君山 空水漫漫

十分斟酒敛芳颜

不是渭城西去客

休唱阳关


醉袖扶危栏 天淡云闲

何人此路得生还

回首夕阳红尽处

应是长安


张舜民,生卒年不详,宋神宗年间入朝。


『注』

木叶下:典出屈原《九歌》“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君山:

渭城:典出王维《送元二史关西》,“渭城朝雨浥轻尘。。。西出阳关无故人。”

危:高。


『评』

作者被贬途中,经过岳阳楼作此篇。

“不是渭城西去客”一句,疑指作者曾被从西夏前线撤回,大丈夫无奈不能战于沙场。

“何人此路得生还”看上去直白,其实可作几层深意解。此路无论是上长安,还是离长安;是赴沙场,还是会家乡,何人终能生还?

楼下洞庭湖水天漫漫,回首望京城。




29

相见欢


金陵城上西楼

倚清秋

万里夕阳垂地

大江流


中原乱 簪缨散 几时收

试倩悲风吹泪 过扬州


朱敦儒 1081-1159


『注』

金陵:南京。

倩:借。

扬州:时抗金重镇,在长江北,与南京隔江相望。


『评』

建康之乱后,朱敦儒南渡到达南京。西门楼上所见清秋残阳,发此苍凉离丧之语。



30

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

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

玉枕纱橱 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後

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消魂

帘卷西风 人比黄花瘦


李清照 1084-1155


『注』

永昼:漫长的白天。

瑞脑:冰片,一种香料。

金兽:兽型香炉。

纱橱:文章。


『评』

李清照新婚后不久,丈夫赵明诚远行。

这首词便是元朝《琅嬛记》中记载的传说:赵明诚收到这首词后,发比试心,废寝忘食三日,作五十首词,将这首词混入,给友人阅。友人陆德夫赏鉴一番,说:只三句绝佳。”赵明诚一再追问,陆德夫说: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似黄花瘦。”

一说《琅嬛记》是伪书,赵明诚也不曾在婚后远行。但故事却是好故事,姑妄读之。


重阳节已入秋多时,玉枕纱橱还未收起,更觉夜凉。纵愁云伤秋,亦是年轻时或厮守、或思念,非南渡后离乱凄凉之词可比。



31

一剪梅


红藕香残玉簟秋

轻解罗裳 独上兰舟

云中谁寄锦书来

雁字回时 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

一种相思 两处闲愁

此情无计可消除

才下眉头 却上心头


李清照 1084-1155


『注』

玉簟:音垫。凉席。

裳:系在最外层的裙子。


『评』

这篇为李清照作少妇时的离别词,大旨谈情,并无晚年的凄凉困顿和身世之感。上阙写景,经典的起兴。下阙抒情,意味连绵不断。

末三句自来经典,脱化自范仲淹《御街行》“都来此事,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见下首)



32

凤凰台上忆吹箫


香冷金猊 被翻红浪

起来慵自梳头

任宝奁闲掩

日上帘钩

生怕闲愁暗恨

多少事 欲说还休

新来瘦 非干病酒 不是悲秋


休休 这回去也

千万遍阳关 也则难留

念武陵人远 烟锁秦楼

惟有楼前流水

应念我 终日凝眸

凝眸处 从今又添 一段新愁


李清照 1084-1155


『注』


『评』

这篇亦为南渡前之作品,有儿女情思,尚无家国离恨。

特录李清照词,与《声声慢》对看,用大量叠字,层层推进情感,一唱三叹,韵律颇佳,慢词不令人感到冗长,更无堆砌之感。



33

行香子·七夕


草际鸣蛩 惊落梧桐

正人间 天上愁浓

云阶月地 关锁千重

纵浮槎来 浮槎去 不相逢


星桥鹊驾 经年才见

想离情 别恨难穷

牵牛织女 莫是离中

甚霎儿晴 霎儿雨 霎儿风


李清照 1084-1155


『注』

蛩:音琼。蟋蟀。

浮槎:音茶。天河上的木筏。

霎儿:片刻,一会儿。


『评』

七夕词经典之一。大约作于1129年(靖康之乱第三年)末,李清照暂居池阳,与夫赵明诚分隔两地。离愁别绪交织时局动荡,故有此词。

首句惊落梧桐,可见“一叶知秋了”,但实为夏末秋初,就“温度”而言,不比易安后期之绝望离丧之音。

末句可与辛弃疾《二山作》“放霎时阴,霎时雨,霎时晴。”对看。


附《古诗十九首》

迢迢牵牛星 皎皎河汉女

纤纤擢素手 札札弄机杼

终日不成章 泣涕零如雨

河汉清且浅 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 脉脉不得语



34

诉衷情


当年万里觅封侯

匹马戍梁州

关河梦断何处

尘暗旧貂裘


胡未灭

鬓先秋

此生谁料

心在天山 身老沧洲


陆游 1125-1210


『注』

梁州:四川与陕西交界一带,陆游曾戍守于此。

暗:战国苏秦典故,指衣服陈旧、不得志。

沧州:虚指隐居之处。


『评』

“万里觅封侯”读来戳心 – 今人在职场商场,岂非觅封侯?到头来,心在何处,身在何处?

未明确点名时节,根据文字”温度“,姑放入秋部。



35

念奴娇


洞庭青草 近中秋

更无一点风色

玉鉴琼田三万顷

著我一叶扁舟

素月分辉 明河共影

表里俱澄澈

悠然心会 妙处难与君说


应念岭表经年

孤光自照 肝胆皆冰雪

短发萧骚襟袖冷

稳泛沧浪空阔

尽挹西江 细斟北斗

万象为宾客

扣舷独啸 不知今夕何夕


张孝祥 1132-1169


『注』

鉴、琼田:皆指洞庭湖水波平静,无风无浪,平如玉镜。

明河:银河。

岭表:指岭南,今广西、广东。

尽挹西江:典出禅宗公案,马祖向问道人言:“待汝一口挹尽西江水,即向汝道。”问道者顿悟。此处指词人胸怀广阔。

细斟北斗:典出《诗经》:“维北有斗,不可挹酒浆。”这里指把天上北斗星拿来斟酒,亦是形容豪迈气象。


『评』

南宋词见此等风致气象,不禁击节赞赏,真有东坡词风。

再想到张孝祥作此篇仅33岁,而去世时仅英年38岁,不仅唏嘘感伤。



36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


少年不识愁滋味

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

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

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

却道天凉好个秋


辛弃疾 1140-1207


『注』

博山:辛弃疾谪居江西。

强:三声。勉强。


『评』

爱上层楼,犀利地点出愁怨词的典型场景,却又有多少是年轻矫情,用俗套先感动自己,再用文字感动他人?

后世多评这首词“委婉含蓄”,我却觉得“而今识尽愁滋味”一句很直白。直白有直白的好,毫无矫饰。



37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

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

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

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


辛弃疾 1140-1207


『注』

八百里:牛名,出自世说新语。

麾下:音辉。部下。

炙:烤肉。

五十弦:指瑟。李商隐《锦瑟》云:“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翻:演奏。

的卢:音迪。名马。

弓如霹雳:弓弦声音大。出自《南史》“骑快马如龙,拓弓弦作霹雳声。”


『评』

这篇亦作于辛弃疾谪居江西时。起首“醉里”、“梦回”二句,点明以下为追忆曾经的沙场纵横。



38

夜游宫


人去西楼雁杳

叙别梦 扬州一觉

云淡星疏楚山晓

听啼乌 立河桥 话未了


雨外蛩声早

细织就 霜丝多少

说与萧娘未知道

向长安 对秋灯 几人老


吴文英 1212-1274


『注』

杳:音舀。远远的样子。

扬州一觉:化自杜牧“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蛩:音穷。蟋蟀。

萧娘:唐人泛称女子。


『评』

起首直用典“扬州一觉”,不仅言明记梦,更应是作者有负佳人。上阙记梦,下阙写秋窗夜雨,相思悱恻。


转载请联络作者并注明原网站 onekayak@outlook.com www.onekayakpanda.com








3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Kommentare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