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One Kayak

#64 四季词抄(5/6)冬

Updated: Sep 18, 2023


冬 | 开篇诗一句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白居易



冬 | 四季词抄


1

诉衷情


永夜抛人何处去

绝来音

香阁掩 眉敛 月将沉

争忍不相寻

怨孤衾 换我心 为你心

始知相忆深


顾夐,五代词人,生卒年不详。


『注』

永夜:长夜


『评』

季节不明。既然提到了永夜和孤衾的寒意,就放入冬篇。



2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 自难忘

千里孤坟 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

尘满面 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

小轩窗 正梳妆

相顾无言 惟有泪千行

料得年年肠断处

明月夜 短松冈


苏轼 1036-1101


『注』

十年:苏轼妻王氏去世十年。

短松冈:常指坟冈


『评』



3

虞美人·寄公度


芙蓉落尽天涵水

日暮沧波起

背飞双燕贴云寒

独向小楼东畔倚栏看


浮生只合尊前老

雪满长安道

故人早晚上高台

赠我江南春色一枝梅


舒亶 1041-1130


『注』

背飞:劳燕分飞并不比翼。

故人二句:典出《荆州记》: “陆凯与范哗交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诣长安与哗,赠诗云:“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评』

此篇为舒亶被贬赋闲十年后再次复朝,物是人非、身世之感。从夏末写到冬雪,再遥想春色。雪为实景,仍归入冬部。



4

卜算子


我住长江头

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

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

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

定不负相思意


李之仪 1048-1117


『注』



『评』

如刘禹锡竹枝词一般,也是“民歌”绝唱。四季不明,暂收入冬部。




5

好事近


飞雪过江来

船在赤栏桥侧

惹报布帆无恙

著两行亲札


从今日日在南楼

鬓自此时白

一咏一觞谁共

负平生书册



吕渭老,生卒年不详。宣和、靖康年间在朝。


『注』



『评』

一咏一觞谁共。诗酒趁年华。(不相干的两句 居然承接得正好。呵呵 欢喜欢喜)



6

念奴娇·催雪


冬晴无雪 是天心未肯 化工非拙

不放玉花飞堕地 留在广寒宫阙

云欲同时 霰将集处 红日三竿揭

六花翦就 不知何处施设

应念陇首寒梅 花开无伴


对景真愁绝 待出和羹金鼎手

为把玉盐飘撒 沟壑皆平

乾坤如画 更吐冰轮洁

梁园燕客 夜明不怕灯灭


朱淑真 1135-1180



『注』


『评』


7

蓦山溪 ·梅


洗妆真态 不在铅华御

竹外一枝斜

想佳人 天寒日暮 黄昏小院

无处著清香

风细细 雪垂垂 何况江头路


月边疏影 梦到销魂处

结子欲黄昏

又须作 廉纤细雨 孤芳一世

供断有情愁

消瘦损 东阳也 试问花知否


曹组,生卒年不详,北宋1121年进士。


『注』

御:用,即不用铅华。

廉纤:指连绵不绝。

东阳:南朝沈约典故,他曾为东阳守,暮年身体消瘦,李煜曾有“沈腰潘鬓消磨”,便指沈约。故作者自喻。


『评』

“不在铅华御”,句式险峭。

“竹外一枝”化自苏轼“江头千树春欲喑,竹外一支斜更好。”

后来,南宋姜夔自度词牌《疏影》,仍是咏梅。



8

贺新郎


把酒长亭说

看渊明 风流酷似 卧龙诸葛

何处飞来林间鹊 蹙踏松梢残雪

要破帽多添华发

剩水残山无态度

被疏梅料理成风月

两三雁 也萧瑟


佳人重约还轻别

怅清江 天寒不渡

水深冰合 路断车轮生四角

此地行人销骨 问谁使君来愁绝

铸就而今相思错 料当初费尽人间铁

长夜笛 莫吹裂


辛弃疾 1140-1207


『注』


『评』


9

西江月·遣兴


醉里且贪欢笑

要愁那得工夫

近来始觉古人书

信著全无是处


昨夜松边醉倒

问松我醉何如

只疑松动要来扶

以手推松曰去


辛弃疾 1140-1207


『注』


『评』

四季不明,暂收入冬部


10

西江月·示儿曹以家事付之


万事云烟忽过

一身蒲柳先衰

而今何事最相宜

宜醉宜游宜睡


早趁催科了纳

更量出入收支

乃翁依旧管些儿

管竹管山管水


辛弃疾 1140-1207


『注』


『评』

四季不明,暂收入冬部


11

点绛唇

丁未冬过吴松作


燕雁无心

太湖西畔随云去

数峰清苦

商略黄昏雨


第四桥边

拟共天随住

今何许

凭阑怀古

残柳参差舞


姜夔 1155-1209


『注』

商略:

第四桥:吴江城外甘泉桥。泉水甘甜居天下第四,故称第四桥。

天随:天随子,唐代诗人陆龟蒙之号,曾泛舟太湖。


『评』

冬日词不多。这首冬日兼黄昏雨,不可谓不清苦。

沈祖棻《宋词赏析》评曰:“‘数峰’二句,最是白石本色。”



转载请联络作者并注明原网站

onekayak@outlook.com

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