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One Kayak

#65 四季词抄(6/6)佳节

Updated: Sep 18, 2023


佳节| 开篇诗一句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王安石


佳节| 四季词抄


1

迎新春


嶰管变青律

帝里阳和新布

晴景回轻煦

庆嘉节 当三五

列华灯 千门万户

遍九陌 罗绮香风微度

十里然绛树 鳌山耸 喧天箫鼓


渐天如水 素月当午

香径里 绝缨掷果无数

更阑烛影花阴下

少年人 往往奇遇

太平时 朝野多欢 民康阜

随分良聚 堪对此景 争忍独醒归去


柳永 984-1053


『注』

嶰管变青律:冬去春来之意。

嶰管,音谢,约相当于今天的定声器。

青律:青帝所司之律,青帝为司春之神,故此处指春来。

帝里:京城汴梁。

阳和、轻煦、春风微度:皆指初春和暖。

九陌:唐长安九陌,此处借指都市大道。

然绛树:然,通燃,指花灯装饰大道两旁的树。《淮南子》记载昆仑山上有珠树、玉树、绛树、碧树等在不同方向。

鳌山耸:彩灯堆叠成山,似巨鳌形状。

绝缨掷果:两个关于艳遇的典故,出自《韩诗外传》和《晋书》,不赘述。此处铺陈派对阑珊之狼籍。

『评』

下阙“少年奇遇”后,煞一笔“太平时、民康阜”,似颂圣口吻。然而,再看末句“独醒”二字,忽有繁华过尽、当头棒喝之感。回望全篇铺陈,对照下更觉伤感。比观屈原《渔夫》“众人皆醉我独醒”,谁醉谁醒?终不得似渔夫超拔于清浊之外。“争忍独醒归去”,究竟醒还是不醒?归去还不归去?


2

蓦山溪


新正初破 三五银蟾满

纤手染香罗 剪红莲 满城开遍

楼台上下 歌管咽春风

驾香轮 停宝马 只待金乌晚


帝城今夜 罗绮谁为伴

应卜紫姑神 问归期 相思望断

天涯情绪 对酒且开颜

春宵短 春寒浅 莫待金杯暖


欧阳修 1007-1072


『注』

新正:正月初一。

三五:十五天。出自《礼记》“是以三五而盈,三五而阙”。这里指正月十五元宵。

银蟾:传说月中有蟾蜍,故以银蟾、彩蟾为月亮别称。

白居易 《中秋月》:“照他几许人肠断,玉兔银蟾远不知。”

红莲:指莲花灯,或泛指元宵灯烛。也可指女子红鞋。

秦观 《满庭芳》词:“双擎翠袖,稳步红莲。”

香轮、宝马:车与马的美称。

金乌:传说太阳中有乌鸦,故以金乌为太阳别称。

紫姑神:《荆楚岁时记》载,正月十五,“其夕,迎紫姑,以卜将来蚕桑,并占众事。”

天涯:语出《古诗十九首》“ 相去万余里,各在天一涯”。


『评』

上阙铺陈热闹的外在,下阙刻画相思的内心;强烈的温度落差下,热闹的更显热闹,而荒凉的格外荒凉。这也是常见的上下阙铺排体例。

细处着眼,上阙迫不及待暮色降临,“只待金乌晚”,下阙怨春宵“短”,互为呼应。

同为元宵题材,不同时代、不同作者、不同情绪,分别体察下来也很有趣。“罗綺谁为伴”可比观辛弃疾青玉案“众里寻她千百度”一曲。



3

生查子


去年元夜时

花市灯如昼

月到柳梢头

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

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

泪满春衫袖


欧阳修 1007-1072



『注』

花市灯如昼:唐代以来元夜观灯习俗。

人约黄昏后:宵禁。

泪满春衫袖:从《全宋词》,另做“泪满春衫袖”。相较之下,“湿”比“满”似更含蓄收敛,且化自《琵琶行》“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不妨更添一重故事背后的念想。

作者欧阳修:有考为秦观、李清照、朱淑真,或无名氏所作。

来自网络:

《文忠集•卷一百三十一》:泪满春衫袖;《六一词》:泪满春衫;《乐府雅词•卷上》:泪满春衫袖;《词综•卷二十五》:泪湿春衫袖;《词苑丛谈》:泪湿春衫袖;《正杨•卷四》:泪湿春(罗)衫袖


『评』

文字浅白通常,平淡近俗,宛如口语。又回环往复,缠绵悱恻,宛如民歌。上阙回首往昔,繁华相伴;下阙慨叹当下,泪湿春衫。今昔对比,最是伤怀。

试与唐诗对看:崔护《题都城南庄》“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只今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蝶恋花·密州上元


灯火钱塘三五夜

明月如霜 照见人如画

帐底吹笙香吐麝

此般风味应无价


寂寞山城人老也

击鼓吹箫 乍入农桑社

火冷灯稀霜露下

昏昏雪意云垂野


苏轼 1036-1101


『注』

密州:今山东境内。据后世学者考察,宋神宗时,苏轼曾知密州两年,期间蝗灾严重。苏轼曾亲率捕蝗祈雨,并上书减赋。(《北宋密州的灾荒与官方应对

——基于苏轼知密州时期的考察》,古帅, 2015)

钱塘:杭州。

此般风味应无价:从《全宋词》,另做“更无一点尘随马”。


『评』

上阙起首追忆在杭州度过的上元节。灯火繁华,所见明月如霜人如画,所听笙乐,所闻麝香。“更无一点尘随马”化自苏味道《正月十五夜》 “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人来”,写回忆找中的江南,即使在早春,仍然清新温润,舒适宜人,车马过后毫无尘燥。

下阙回到眼下,灯火稀疏,雪昏云垂。密州山城,农桑人家,便是适逢佳节、鼓箫喧闹、更难掩粗砺劳顿、霜冷露下。时年仅四十的苏轼自称“人老也”,亦是慨叹人生,际遇无常。在同一时期的《江城子·密州出猎》中,苏轼亦自称“老夫”(老夫聊发少年狂)。



5

解语花·上元


风销焰蜡 露浥红莲

灯(花)市光相射

桂华流瓦 纤云散 耿耿素娥欲下

衣裳淡雅 看楚女 纤腰一把

萧鼓喧 人影参差

满路飘香麝


因念都城放夜 望千门如昼 嬉笑游冶

钿车罗帕 相逢处 自有暗尘随马

年光是也 唯只见 旧情衰谢

清漏移 飞盖归来

从舞休歌罢


周邦彦 1056-1121


『注』

风销焰蜡:从《全宋词》,另作“风销绛蜡。

浥:音亦,湿。

红莲:指元宵花灯。

桂华:指月光。一说代指月亮。

耿耿素娥欲下:耿耿,形容明亮、显著。素娥欲下,仿佛月亮上的嫦娥清晰可见,即可下凡的样子。

放夜:佳节解除宵禁。

钿车:音殿。形容马车华丽。

暗尘随马:暗指男女青年约会,女子乘车,男子骑马跟随。

飞盖:形容马车快速。


『评』

上阙铺陈萱丽,色、音、香皆具;天上人间,虚实相映。下篇追忆当年在汴京赏灯,“千门”二字总领京都气象。“清漏移”带回现实,既指当下夜已深沉,亦可喻指时光流转。

青春已逝,只有提早告退,飞车打道回府,让年轻人的派对通宵达旦吧。


6

永遇乐


落日熔金 暮云合璧

人在何处

染柳烟浓 吹梅笛怨

春意知几许

元宵佳节 融和天气

次第岂无风雨

来相召 香车宝马

谢他酒朋诗侣


中州盛日 闺门多暇

记得偏重三五

铺翠冠儿 捻金雪柳 簇带争济楚

如今憔悴 风鬟霜鬓

怕见夜间出去

不如向 帘儿底下 听人笑语


李清照 1084-1155


『注』

中州:借指北宋京城汴梁。

暇:闲暇时光。

三五:正月十五元宵节。

冠儿、雪柳:皆指头饰。

济楚:端齐美好。


『评』

上阙谈又逢佳节,天气晴好,却谢绝朋友邀约。下阙似乎谢绝邀请后未能释怀,忆起年轻时外出过元宵的盛况,讲出如今懒怠出门的原因——饱经离乱、风霜憔悴。

起首“落日熔金、暮云合璧”有大气象,更衬下文愈加凄凉。

宋刘辰翁评“诵李易安《永遇乐》,为之涕下。今三年矣,每闻此词,辄不自堪。”



7

鹊桥仙


华灯纵博 雕鞍驰射

谁记当年豪举

酒徒一一取封侯

独去江边作渔父


轻舟八尺 低篷三扇

占断蘋洲烟雨

镜湖原自属闲人

又何必官家赐与


陆游 1125-1210


『注』

镜湖:在今浙江境内。

官家赐与:反用贺知章告老还乡、唐玄宗赐镜湖之典。


『评』

渔夫乃中国文人归隐江湖之常用意向,宋词中可与东坡词比观:“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小舟从此逝,沧海寄余生。”陆游这首词更多一层英气与豪情。

杨慎《词品》评陆放翁词,纤丽处似淮海,雄快处似东坡,“其感旧《鹊桥仙》一首,英气可掬。”


8

青玉案·元夕


东风夜放花千树

更吹落 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 玉壶光转

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

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

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

灯火阑珊处


辛弃疾 1140-1207


『注』

花千树、鱼龙舞:皆指花灯繁华。

星如雨:指焰火、烟花坠灭。

蛾儿、雪柳、黄金缕:女子头饰。这里指元宵节女子盛装出游。

阑珊:灯光零落。


『评』

末句千古传颂,无须多评。

王国维《人间词话》谈人之成大事业者,必皆经历三个境界,以此为最终境界:“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与此处原意无关,只借词喻事而已。

自己有年纪后,再读到这里,以末尾“阑珊”比观上阙之繁华,唏嘘,亦叹,当“诗酒趁年华”。


9

踏莎行

自沔东来,丁未元日,至金陵,江上感梦而作。


燕燕轻盈 莺莺娇软

分明又向华胥见

夜长争得薄情知

春初早被相思染。


别后书辞

别时针线

离魂暗逐郎行远

淮南皓月冷千山

冥冥归去无人管


姜夔 1155-1209


『注』

沔东:音免。今湖北汉阳。

丁未元日:1187年。

燕燕、莺莺:皆指佳人。亦见苏轼诗作 “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

华胥:音虚,指梦境。华胥传说为伏羲的母亲。此处典出《列子》,黄帝梦入华胥仙国,后世以华胥梦、华胥路、梦华等指代梦境。

冥冥:幽远。


『评』

姜夔用词考究,但亦可能失于穿凿。如“相思染”,有人称妙绝,有人认为做作,词评家亦没有统一意见。远的不说,只比看“皓月冷千山”的天成,“相思染“确实有差距。

读词如同欣赏古画,亦讲究笔墨灵动,多读多观,慢慢会有心得。

东坡、稼轩词浑然天成、重在意境;白石词雅丽精致、长于韵味。



10

鹧鸪天·元夕有所梦


肥水东流无尽期

当初不合种相思

梦中未比丹青见

暗里忽惊山鸟啼


春未绿 鬓先丝

人间别久不成悲

谁教岁岁红莲夜

两处沉吟各自知


姜夔 1155-1209


『注』

元夕:上元、灯节等,皆指元宵节。

肥水:即淝水。今安徽境内。

红莲:指花灯。


『评』

私戏称姜夔词具魔幻现实主义,看此篇上阙“梦中”、“暗里”对仗,工而险,出乎意外,又令人玩味。比起词人其他作品之瑰丽柔媚,这篇却显得清健——以峻峭之笔写深情,更多一层感伤。


『注』


11

祝英台近·除夜立春


剪红情 裁绿意

花信上钗股

残日东风 不放岁华去

有人添烛西窗 不眠侵晓

笑声转 新年莺语


旧尊俎 玉纤曾擘黄柑

柔香系幽素

归梦湖边 还迷镜中路

可怜千点吴霜 寒销不尽

又相对 落梅如雨


吴文英 1212-1274


『注』

俎:音祖,砧板。尊:酒器。尊俎,此处代指餐具。

吴霜:喻白发。李贺诗云“吴霜点归鬓,身与塘蒲晚。”

“添烛西窗”直用李商隐“何当共剪西窗烛”词意。


『评』

除夕恰逢立春,上阙热闹景象,下阙回想年少旧事,不觉如梦,令人唏嘘。结句之落寞霜冷与上阙红绿莺语形成强烈对比。

吴梦窗被称为 “词家之李商隐”。




参考书

《漢語大詞典》

《古汉语常用词词典》

《宋词三百首》,朱祖谋(上疆村民)选。这是最普及的选本。但选词比较偏,婉约花间选词较多,如张先、周邦彦、吴文英,而豪放派的苏、辛、陆游选词较少,反映选者对词这一文体的见解。且无法看到唐词。蔡义江先生在台湾出版的解本,注释点评俱佳,全文直译乃画蛇添足。

《宋词三百首笺注》唐圭章

《宋词赏析》沈祖棻

《唐宋词选释》俞平伯

《唐宋词鉴赏辞典》

《唐宋词欣赏》 夏承燾

《苏轼集》

《全宋词》唐圭章编

《唐宋词一百首》胡云翼选注

《给孩子的古诗词》,叶嘉莹先生也选入了XXX首词。不过没有点评。

《唐宋名家词选》龙榆生,词人94家,词作708首。

《唐五代词选注》龙榆生,词人38家,词作237首。

《唐宋词鉴赏辞典》傅德岷,卢晋

《唐宋词百首详》靳极苍

《词选》胡适,词人39家,词作351首。

《宋词选》,胡云翼

《唐五代词》林大椿,词人81家,词作1148首。

《唐宋词精华分卷》刘扬忠,乔力,王兆鹏

《宋词精选会注评笺》文史哲出版社

《词心笺评》邵祖平

《唐宋词史论稿》王辉斌

《唐宋词选》,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编

《草堂诗余》?

《人间词话》王国维

《词源》张炎

《二十四诗品》司空图

《白石道人诗说》姜夔

《词旨》陆行直

《小窗幽记》陈继儒

《古今词汇三编》卓回

《玉琴斋词》余怀

《西河词话》毛奇龄

《词律》万树

《浣雪词钞》毛际可

《阅微草堂笔记》纪晓岚

《片玉山房词话》

《疏影楼词》姚燮

《鹤茗词抄》南屏先生 吴敏树

《词品》

《词话丛编》唐圭章

《评点花间集》汤显祖

《中国传统词学重要命题与批评体式承衍研究》,胡建次, 邱美琼

《增订注释欧阳修周邦彦词》,1999,文化艺术出版社,朱德才

《六一词》



转载请联络作者并注明原网站

www.onekayakpanda.com

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