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 Writer's pictureOne Kayak

[置顶]小桥流水2024:更新中

我要在这里,温柔地灌一批水。

(前情自己翻吧,太多了懒得加链接)


2024.2.12

朋友将一张琴放在我这儿babysit。

我想着既然需要养两张琴,不如来点不一样的。在我的忽悠(提议)下,我们把这张换了丝弦。古法的蚕丝弦。

我还是第一次弹丝弦,哇果然有老唱片里的弹棉花音[偷笑][偷笑]


2024.2.11

过年必备:赤豆什锦松糕、豆沙八宝饭、芝麻汤圆、“腹有诗书”之鲜花饼豆沙酥、以及花猫出镜


酥饼要是谐音“输”就不太吉利,所以就谐音“书”吧。“腹有诗书气自华” - “华”可以射覆到玫瑰花馅儿。自己创造典故…


2024.2.8

一年一度 十香菜


am:木耳切丝是不是比较难?

我:木耳切丝也没有格外难,哪个切到后面都烦。

am:我看千张最容易切吧。

我:在前面切,就觉得容易。其实,哪个在前面都觉得容易,哪个到后面都越切越烦。所以,“感到烦”这件事是没有自性的。不过是实执假立的名相概念,是如梦如幻的显现罢了。

am:……

2024.2.7

我上小学时在姥姥家学了做酥饼。那时候不大容易在外面买酥皮点心,所以一放寒假就会回姥姥家,跟着我大姨妈做。开始豆沙也自己做,后来能买到一个叫“京日”牌子的水豆沙。

好多年过去了,几乎不怎么自己做酥皮了。这回重操旧业。试了豆沙和玫瑰两种馅儿。还可以耶。


2024.2.4

立春。穿马面裙,写春联。

帮朋友的协会、公司写几个藏头对子,帮人写一个序。还文债,感觉正是一些腊月里该做的事。


马面裙也发一张。昨晚就雷雨警报,今天妖风大作,据说一度gust到50多迈。镇上电线杆子又倒了一批。下午三点开始停电。


借着阴天的一点点日光,把朋友拿来的山楂做了糖葫芦,做了每天立春都要吃的春饼。天黑了,就只能靠着电池。

希望明天能来电,但对PG&E也不报什么指望。还是希望能多一点紫外线来充电吧。


2024.2.4

《荀子·修身》中的“路虽弥,不行不至;事虽小,不做不成”就是“行则将至,做则必成”的出处.


2024.2.2

我来庆祝一下自己更完了“诗歌公社”第一季吧。五个月,大致是周更。30集,加1集番外。可以过年啦。

图一给书们合个影。都是重读,但以前读也是浮光掠影吧,这次有精读和批注。每集都力图要讲出至少1-2点我自己的新意思。否则,只是总结重复前人讲过的东西的话,也没什么必要做这件事了。

文稿笔记涂抹了12万字,果然“输出”是最好的学习了。

第一次做podcast,我觉得还挺有意思哒。


2024.2.2

想到编鼓就觉得郁闷,因为technical和creative的问题都没解决。两个搅在一起,就叠加郁闷。今天我决定不管怎么说,先把technical的问题解决了。科技盲要给midi键盘编program真是搞死了,然后pro tool的midi界面也特不友好,但我也暂时不想再学一个daw软件,除非以后要live。总之,一晚上看了好多视频和论坛,我觉得这样学习比较有gen z风范了。

现在搞差不多了,觉得脖子疼,还觉得还闹得慌。

明天可以move on去考虑creative的问题了。

只是胡乱碎碎念….


2023.1.26

这学期除了继续上录音混音课以外,还加了一个EDM作曲课。这个作业还挺有意思的。以前也不会听这么仔细,即使扒曲子也懒得扒这么多轨。我挑depeche mode是偷懒的,我怕我找个math rock的话,小节数数不清,数完就天亮了[偷笑]

昨天的混音课小作业是warm up,随便自选曲子做个rough mix。我看老师给的multitracks的曲子都不算太有趣,拖了好几天不想做作业。昨天突发奇想,把now and then的multitracks找到了。质量很差,只好从两个资源找了9个轨,还得一轨一轨去对齐,为整理track折腾了一晚上。rough mix其实倒挺快的。

自己重混一遍就可达到以下目的:让John开头的“one two”大点声;前两个verse不让back vocal进来;chorus开始让paul的bass被听得更清楚;让结尾solo部分的paul的slide guitar和弦乐组更强调一些。于是就可以自己胡乱听着玩啦。


2024.1.26

MTT在SF Symohony的50周年纪念,这个周末,马勒五。据说是告别演出。去年10月指贝九就有了别离氛围,这次可能真的是告别了。有评论说“It had to be Mahler. It was always Mahler.”


台上台下的情绪都外溢。谢幕鼓掌照例全体起立,观众席打出了We❤️MTT的小幅(见图)。MTT讲了一小段话,主要意思是还有很多其他的伟大作品和优秀演绎,大家常来啊。


第四乐章特别长,感觉应该长达12分钟以上(阿巴多版本不到9分钟)。MTT版本的马勒五本来就是整体慢,这次我能感觉到他是放飞了,完全personal的处理。但不觉得拖沓,可以一直被抓到。到乐章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就是进入了一种“谁死了”或者“谁走了”的时空。


我个人觉得SFS铜管乐一直是弱项,今天的音色还真是有点问题。第一乐章和第五乐章开头solo时有差点flub,但算是接回来,land了。圆号和大提琴对答的音色也应该更好一点。不算事故,但不完美。


值得赞美的是,MTT和SFS的弦乐配合实在是太好了,尤其是现场能直观感觉到。乐手们对MTT爱和竭力配合,完全满溢出来。每个弦乐手都像MTT的延伸手臂一样,或者是坐在同一个摇篮里被MTT摇。韵律和呼吸完美。


2023.1.25

环球拼死拼活也要把奥本海默的院线票房顶过$1B。又是加映又是重映,节前冲到$950M,停滞了;看来要借日本上映再冲一波儿。这个题材,还是R级,$1B太辛苦了,感觉环球拼了。诺兰应该感觉不错。华纳从来没使过这么大力。

奖项也是零的突破。诺兰总算拿了一回金球,然后拿到13个奥斯卡提名。我等着3/10搬小马扎看。


2024.1.24

今早上回笼的时候做了个大梦。我们仨去坐游轮。现实中我从来没有坐过游轮,也没计划,所以梦里完全没有任何基础,都很荒诞的样子。


入住房间是一个套间,卧室很小,想和宿舍一样,孩子睡上铺,旁边连着一个小客厅。入住之后就陆续动物来访,一只长颈鹿和一只老虎,关系很好的样子,像我家两只猫一样好脾气。应该还有鸟,和小型动物,记不清了。和老虎玩了一会,我忽然觉得这个样好像有点危险,就让am和娃先走,我最后走,轻轻地掩上了门,把老虎关在房间里。

出来漫步一小段,遇到一个施工处,改道又走几分钟,看到一个小咖啡馆叫fleur cafe。入座之后还没来得及点单,就看到来了几位表演者。弹钢琴的穿着露肚脐的小背心,有点像运动服。她以很夸张、类似现代舞的动作掀开琴盖,把绒布扔出老远,咣咣咣开始弹。我以为要弹什么后现代的东东,没想到是流行金曲。旁边支了一个小板,大家可以去点歌。我觉得很无语地看向舞台。钢琴一曲完了,脱口秀演员登场,一位胖胖的大妈,面善,但言语犀利,不留情面,点评政治和今年大选。

我听了一会,觉得很饿,就奇怪早餐怎么还不来。am说还没点单啊。我说,那你快点吧,我太饿了,先去回房间去拿点零食。我连手机都没拿,想着五分钟就回来了。

出了Fleur Cafe,我沿着原路走,心里有点担心回屋遇到老虎。走着走着,记得刚才那个施工改道吗,有个单行线,到那里我就走丢了。应该像西南略走一点就到,但施工堵住了。我只好向东绕,可绕了好大一圈还不见绕回来。

路上看到了好多不同房型,还有各种各样的工作人员:保洁、保安、厨师,也有很多客人在闲逛。还有垃圾车,泔水车,以及背着大包的backpackers(问号脸)。走着走着,看到一个宫殿样子的建筑,但有一点九十年代世界公园的廉价感,又有点像个马戏团帐篷。说不出的一种既严肃又滑稽的感觉。我探头去看,里面正在演一场大戏。场外另有一个小舞台,几个人在上面宣传新戏,cast演员,请大家明天几点几点来audition。舞台妆造都很有创意。我想对着海报拍张照片,回去给我娃看,但意识到我没带手机。

继续走,已经往北转弯了。这样离我的房间越来越远,不如还是回咖啡馆吧,至少拿着手机再出来。

路边有很多小店,主要是各种台湾小吃,有士林夜市即视感。几个女生在一家珍珠奶茶店排队。我想,这不会是免费的吧。我也没坐过游轮,不知道是啥规矩。我进去看看,好像真是不要钱。大家在自助打饮料,像那种自助酸奶店或者冰淇凌店。我也拿了一个杯子,巨大的杯子,打了珍珠、芋圆、红豆、野果,最后盖上一大坨冰沙。原来这家店没有奶茶,只有冰沙,而且只有草莓冰沙一种口味。我心里想,这一大杯的组合太诡异了,一会儿一定要带娃来看看。又想拍照,但手机没手机。


终于往西转弯了,可不一会儿,就被一个巨大的城堡阻住了路。我只好开始上台阶。类似萨尔斯堡或者quebec city那种小城堡。我想着,走到高处,想再从另一侧下去,应该就回到西北侧的咖啡馆了吧。可台阶仿佛没有尽头。我走累了,回头看。已经很高了,我想应该可以远眺刚才走过的那一片商业吧。眼前是一大片星星点点的灯光。也不知道为什么已经是傍晚了。景色有点像洛杉矶,也有点像科幻片里的赛博朋克风的废土之城,一眼望不到边的金属、废墟、荒原和灯光。看不到海,虽然我知道远处应该是海。这个感受也和洛杉矶有点像。我当时想的是,游轮尺寸这么大吗?


应该走到制高点了,周围也热闹起来,霓虹灯闪耀,游人如织。可是整体却特别安静,仿佛谁按下了静音键。我四处看看,没有找到下去的路。这时,我肚子更饿了,找不到路,也没有手机,终于急得哭起来(主要是因为没有手机)。哭了一会儿,忽然想,为什么不问路呢。我擦了一把眼泪鼻涕,向一个工作人员走去。她穿着红马甲,好像是个电影院检票员。当时电影还没开场,她很轻闲地看着我。等我走近,还没开口,她就主动问:说吧,你想找什么的地方?我一听,又哭了。

镇静了一会儿,我问道:我要去Fleur Cafe,请问怎么走?她说,你就从这里左拐,这条小街,走两个路口,再左拐,就到了。

我道谢,走进了小巷子。走了一会才想到,冰沙没在手里。完全想不起来放在了哪儿。可能是欣赏赛博朋克大view的时候放下了?或者是擦眼泪的时候放下了?

又走了不知多远,路过许多小吃店和零食店,我也根本无心逛。很饿,兜里没钱,我也不太好意思问人家要不要钱。

终于,我在一家小店里看到了am和娃。这里就是Fleur Cafe的楼下。脱口秀已经散场,他们下楼来边逛小店边等我。

然后我就醒了。


2023.1.21

一周都是阴雨连绵,我又抱病在家。主要乐趣就是看各种粉红色和桃心形的糖果。买买买。口味牌子都不太重要萨,主打一个看着喜兴。


除了各种粉红色的糖果,最近还有一个乐趣,就是在盒马鲜生上看春节的花。然后给我妈和我婆婆家,买买买。她们好像都不是很想要…但我只是想买…


2023.1.19

绵阳风干麻辣萝卜干、北京王致和腐乳、涪陵榨菜、自家腌的醋洋姜、扬州四美宝塔菜和什锦菜心、上海奶奶给的酸辣白萝卜。

吃咸菜 腊八


1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