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One Kayak

[置顶] 小桥流水 2022-


我要开始在这里,温柔地灌一批水

前情 1992-2012 2013-2017 2017-2020 2020-2021

2022.4.30

和娃说起AI取代创作者的事。我说,我一贯的观点都是,就如同一个诗人不会取代另一个诗人,一个AI也不会取代一个诗人。一个人是一个人。一个是一个。尤其在创作这件事上。

娃说,这里的“取代”指的是市场。AI可以做出大量的迎合大众口味的东西,那么原本行业中的许多创作者就被取代了。个体艺术家的精神内核是不会被去取代,金字塔尖的艺术家们也不会受到太大影响。但很多不在金字塔尖的创作者的市场空间就被压缩了,生存会更艰难。

我觉得娃对世界的认识还挺深刻。


2022.4.28

"永愧此邦人,芒刺在肌肤。平生五千卷,一字不救饥”。苏轼苏老师说的。

这里是说愧对自己的百姓,不是说愧为此邦人。着眼。


2022.4.26

“四月是最残酷的月份。“ 艾略特《荒原》


2022.4.26

“报纸开始推出特写专栏,组织读者来信运动,比方说,要求在市区范围内消灭鸽子。鸽子眼看着将遭到灭绝。但最主要的运动矛头是指向狗。人们仍然在占领的大祸中惶恐不宁,电台、电视台以及报纸却大谈特谈其狗:它们怎样弄脏了我们的街道,怎样乱喊乱叫,怎样危及我们孩子们的身体健康,百弊无利,百害无益,而且还得绘它们东西吃。他们煽起的热潮如此丧心病狂,以至特丽莎一直害伯哪位疯狂的暴徒会来伤害卡列宁。仅仅一年以后,积累起来的怨很,找到了它的真正目标:人。人们开始从工作岗位上被赶走,被逮捕,被投入审判。动物终于可以自由呼吸了。"

——米兰昆德拉


2022.4.25

"只发生一次的事,就是压根儿没有发生过的事。"——米兰昆德拉


2022.4.24

梁文道在一千零一夜系列里讲到论语,讲得不错。末尾动情处几近哽咽。

春秋时代的原始儒学,并不朽腐。在一个乱世里,凡有一点坚守,当头不可缺的是一个勇字。人不知而不愠,底色也有一个勇字。

温良恭俭让,并不是说我怕了你。


2022.4.23

娃在客厅翻腾东西。

我:找什么呢?

娃:苹果笔。

我:西瓜笔?

娃:wrong fruit, mom

老了,不仅痴呆,而且耳背。



2022.4.22

有这么几个数字可以总结起来,就是四、五、六。

年轻时受的教育源于五四,用什么样的眼光看新世界呢,民主、科学、自由、进步。

年长了为安身立命,人五人六地在世界上晃悠。

现在老了,回归到四书五经六艺,想要做一个春秋原始儒学意义上的君子,有勇、有风骨、君子不器。

还有一个combination不表了。


2022.4.21


学到一个网络新词润(run)。不要嘲笑一个low tech又反应慢的人。原本我想到这个事儿呢,觉得有bbs时代自杀id的意味,又决绝又带着伤感。看到这个”润是取关的最高境界“,觉得蛮好,又轻又好。


上面这段语焉不详发在朋友圈里了,很多朋友没看懂,大部分是因为比我还反应慢,根本不知道润是啥意思。哈哈。这里再阐释一下,以前觉得如果去国,仿佛自己的id没有了,多么决绝而伤感。后来想明白,任何外在的组织、机构、主义、党派、政权乃至想象的共同体,都不可能成为定义某一个特定个体的id。个体有自己的id,不管走到哪里,不管选择穿什么马甲。选择在这儿,只是关注了个公号而已。选择不跟你玩,也只是取关了一个公号而已。我是谁,我穿什么马甲,和这些无关,也和别人的看法更加无关。


2022.4.19

韩愈对张旭草书的评价很动人。我想韩愈说这句话时,心里想的是写文章也要酱紫,所以说“文起八代之衰”嘛。只问敢不敢。

韩愈是这样说的:“张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可喜可愕,一寓于书。”

张旭把书法从古典主义带向浪漫主义。


2022.4.18

说到我并不娇气,确实不娇气,没地儿可娇。二岁上全托。小学几年家里大人同一时间段只有一个在国内,而八岁会洗衣服、用双缸洗衣机,九岁开始要安排自己吃饱饭。中学期间变成家里大人同一时段有一个或少于一个在国内,初二开始住校,离开家至今。

时光往前倒到幼儿园全托,那是我第一次经历限制人身自由强制过集体生活。两岁就能进的全托什么样呢,说个洗澡的细节。一排排脱光的小朋友,走进通铺细白瓷砖的大澡堂,像流水线一样,次序走到第一个水龙头下打湿,到第一个老师处打肥皂,到第二个老师/水龙头处冲洗干净,到第三个老师处包毛巾,最后传送到穿衣服站。以此类推吃饭、如厕、放风等基本人类活动。

那几年我想尽一切办法逃脱午睡、逃脱洗澡、逃脱参与迎送,拒绝挥着假花真跳假笑、拒绝在小猫钓鱼情景剧里扮演蝴蝶(心里其实想扮演小猫但对自己暗暗下决心说就算给我演小猫我也拒绝)。想尽一切办法让老师打电话给家长接我回家,让老师实在无法忍受直接把我送回家。晚上,躺在黑洞洞的床上,听着周围小朋友的熟睡。举架近五米的苏式建筑,暖气包上有核桃木框双层玻璃的高广大窗。墨绿色厚丝绒窗帘没拉好时看到缝隙里的夜空和星星。我躺在床上的时间主要用来看星星和想我妈,少部分用来琢磨明天怎么逃跑。坚决不闭眼,闭上眼睛睡着了就代表我妥协。然后这样想着想着一觉到天亮了。我记得全部细节。


2022.4.17

既然说起了打游戏的光荣历史,就不由再说点陈芝麻烂谷子。

记忆里上次被限制人身自由并强制过集体生活是军训的时候。前半段我非常郁闷度秒如年,后半段开始明里暗里抗争。虽然抗争并无任何结果,但琢磨抗争和抗争本身总算在精神上支撑我到最后。问题不在于客观条件。我们那届军训硬件条件已经改善很多,吃得饱、卫生可以,隔几天能洗澡。由于前几届出过晕厥休克的事故,训练强度也下降很多。教官和班主任看我怎么还不能接受军训这件事,认为我是太娇气了不能吃苦。他们想法设法给我减轻强度,比如站着军姿时忽然对我号令“xx,转身、跑步去树下!”,比如令我去排文艺节目,比如令我拉练扛着班旗不许背自己的被褥包袱,令我去给班里拉一筐西瓜等等。我事后逐渐明白他们想不动声色给我放羊,帮我渡过难关,也是怕出事。我很感激他们作为个体释放的善意,至今都记得并感激。他们真是很好的人,如果不是他们俩的善意,情况可能会严重很多甚至无法挽回。


但其实这些好意都没触及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在于,即使把我投喂好、安排我休息好,有个体对我释放善意,我也很难接受自己受到了非人的对待。


(更何况….如果基本的饮食、卫生、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省略五百字。将心比心)


当时,很多同学对我的状态万分不解。他们说,简直没有比这更快乐的日子了:高考结束、再无压力、没有功课、吃喝俱足、到点熄灯、服从安排、不用操心。并在未来每每回想那段「美好时光」。


2022.4.16

春假我们也窜访了一下阿拉斯加。汉语动词真是博大精深。

一行搭乘阿拉斯加航空,经停西雅图,于xx日晚七时抵达费尔班克斯,进行为期三晚的窜访。


差了两个字,还是未得精髓。应该说:于xx日xx时摸黑抵达费尔班克斯。至于晚七点阿拉斯加天还未抹黑,试试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2022.4.16

学篆书。把《说文解字》读一遍抄一遍,看来是不可避免的。


2022.4.16

开帖。魏碑、智永、褚遂良。


2022.4.16

不是跟娃聊天根本不会想起的尘封记忆。我最爱玩的游戏,没有之一。2002年,整整20年前,除了这版PS2的VM Japan(Vintage Masters远东版)。设计精巧、战略均衡、画面之漂亮、充满东方气韵,简直叹为观止。还按时辰流注分白天黑夜(会有不同战斗力)。


2022.4.15

我的咖啡手账,启用第三本啦!


2022.4.15

发了这条会不会后悔呢,可能会。哈哈。

有关最近流传颇广的一张图,说朋友因为几个事情的不同观点而破裂,我是这么看的。一般而言,我不需要朋友和我的观点一致,没这种需求。有这么几种情况。

1)我更关心方法论和框架,而非内容本身。如果能就逻辑、框架、获取信息、鉴别信息来源的方法达成一致,再能基于这些进行有效的推理和辩论,那么即使得出的观点不一致,也不影响做朋友。而且,我会很好奇听听对方拿到什么我没拿到的信息,以及对方为什么做出这样的结论。

2)如果逻辑框架鸡同鸭讲,那就看对方是不是释放善意。有的人可能不分析思考,只是随手转转随手发发,胡乱摆荡而不自知,但如果出发点真挚良善,对周围释放善意。。。。可能不会成朋友,但点头之交还可以。


对于2),由于我修行比较差,很可能会基于自己的框架忍不住腹诽那人”愚昧“,但也尽量提醒自己说,自己才是愚昧的那一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可不敢说自己的框架就一定是好的。


有一种情况,如果有人为了谄媚某些势力并换取某些利益,主动去言不由衷的鼓吹,明明心里有一种观点,却表演出另一种...即使其观点与我恰好一致,即使其逻辑框架严丝合缝恰好与我一致,我也恐怕只能友尽。


尤其是占据一定资源、位置、话语权和影响力的人,无论是在台上还是在野公知,如果做出这种表演,我可以直言不讳的批评甚至友尽。当然,主要也是这种位置的人才会想要表演,或者不得不表演。没有人要看我们小老百姓表演。


如果生命财产受到胁迫另说。如果是为了要保护自己要保护的,或者坚守自己要坚守的,选择沉默、逃避、乃至流亡,都无可厚非。并不要求别人当烈士。

我这儿说的是历史上屡见不鲜的主动贴上去的实用主义的投机。


众所周知,我并不公开表达时政观点,也不在朋友圈转发,因为没啥必要。能看到我发朋友圈的也就是这些朋友,我每天在网上看到的你们也看到了,我喜欢的不必我转发你们也知道我喜欢,我的观点不用我说你们大概也都知道。(嗨,要是有谁不知道但想知道的欢迎来私信问我,我知无不言)。


好了,以上就算是对近期诸事的一揽子回应。一次性说清我并非装死。暂时勉强还能看上去岁月静好,并不是岁月静x。开头我说可能会后悔发这条,因为我知道我会愧疚。写完了我就愧疚了,愧疚我还是不够相信你们。我应该相信,不用我说,你们也了解我的,那就没有这条的存在了。

不好意思有点长。难得我兢兢业业加了标点符号。并没有什么观点,只是交流一下框架而已。而已而已。

<现在我已经后悔了>


2022.4.12

小机场看到yak在runup。虽然之前也知道苏联的单引擎小飞机螺旋桨是往反方向转的,但实际看到了还是忍不住多看几眼。


2022.4.11

悬肘写大行书,超大一卷,很畅快。


2022.4.11

我的邻居爷爷奶奶年纪也很大。疫情前出远门,都是奶奶来我们家帮我为毛。虽然这边物资还不算缺,但疫情开始后也互相隔三岔五问安。开始口罩特别难买,我拿到一些就送去给他们。前阵子测试盒紧俏,我也把公司每月发的分给他们。心里想着,我爸妈公婆,希望他们都好,也有邻里守望相助。


2022.4.10

对了上次说的那位四壁只有书和唱片、满地电线、帮我妈修电脑、还送我一套金庸全集的叔叔,应该后来在我爸同学聚会或者某次大人的饭局又见过一次。又送了我一本书,是《思维的乐趣》

王小波 1952/5/13-1997/4/11


2022.4.9

在《杜甫传》里,还读到了元结的《舂陵行》。此处只截这四句。请看。

朝餐是草根,暮食是树皮。追呼尚不忍,况乃鞭扑之。



2022.4.9

小时候不太会欣赏杜诗。现在特别喜欢了。是世道变了,还是年龄到了?应该都有。


清秋幕府并梧寒,独宿江城蜡炬残。

永夜角声悲自语,中天月色好谁看。

风尘荏苒音书绝,关塞萧条行路难。

已忍伶俜十年事,强移栖息一枝安。

《宿府》杜甫


2022.4.7

旧金山:唱片店、咖啡、moma、办签证。论一个大城市的功用。


2022.4.6

为了学诗,学了一点粤语的发音和声调,又学了一点扬州官话,然后一头掉进”中古汉语“的大坑。真是大坑。之前学一点三脚猫的日语竟也派上了用场。

天下啊真是没有白走的路,没有白读的书。


2022.4.5

试了各种mic和不同摆放位置之后,发现还是用mini mic塞进音孔效果最好。这样对房间声学要求也不高了。古琴底部有龙池和凤沼,放凤沼声音更干净一点,但也会有点dry。

另外弄好了录多轨。另把一个大mic放在高处、远处。不过因为房间没做声学处理,效果也就一般般吧。好了欢迎小伙伴携带你们的天价琴来玩耍。


2022.4.3

三月初三,宜洗澡。


2022.4.3

”你要去滑雪就去吧,小心别着凉。我可以去抱着被子在岸上等你。你也把面包顶在头上,别人游泳都是这样的。“

这是我昨天很困时半梦半醒说的话。场景是队友要在冰天雪地里去户外温泉,我快睡着了,其实想要说的话如下。真的老年痴呆了:”你要泡温泉就去吧,小心别着凉。我可以去抱着毛巾在岸上等你。你也拿块毛巾顶在头上吧。在日本看到人们泡温泉就是这样的。“


2022.4.2

Moldova。路过一家摩尔多瓦菜。查地图才确认这个国家的位置。

(纬度的度。一度大约111公里)


2022.4.2

离北极圈一度。


2022.4.1

西雅图:樱花、针叶林、咖啡、唱片店、雪山、变幻的天光


2022.3.31

西雅图,连机场洗手间放的歌也比某些城市有品位。啧啧。

(但是美术馆不太行,硬伤)


2022.3.28

傅校长书法随谈不上开宗立派,但也有相当功底,碑学帖学兼修。校长说的没错,我等确实是吃饱饭、无事忙。


2022.3.28

爱玛,傅斯年高论。转引自《参问——书法卷》”与汉字命运一体的书法,在傅斯年看来也是个笑话:“请问书法有什么意义?有什么印象?什么是判断它的美的标准?一言以蔽之,什么是书法的美?谁不是一摊黑墨,弄到白纸上,有什么意义?”“书法和研究书法的人,都是吃饱饭、没事干、闲扯淡。”


2022.3.28

林语堂居然发明过汉字打字机。还在美国上了专利。


2022.3.27

赵孟頫说:‘结字因时相传,用笔千古不易”。是说字体的结构、法度有变化,但用笔(笔法)是不变的。这里的易是”变“,不是容易。着眼。


2022.3.26

西洋策展人评Franz Kline谓,勿以白背景画黑线条观之,白色部分亦为画家悉心铺排着色,应以此参详。

岂非暗合书法之“计白当黑”乎?


2022.3.26

书友雅集。本以为只是吃个下午茶,但六点多还在闲谈科技政经,未进正题,就知道诸位今日都是辛蒂瑞拉了。果然,聊到零点前归家。

有同契,切磋琢磨,幸事也。


2022.3.25

King Crimson去年巡回发碟了。鼓,敲好听啊,literally

"Music is our friend"


2022.3.24

全都搞清楚了。该走线还是走话筒,该走哪路走哪路。该进该出。都响。咔咔


2022.3.24

颜真卿五世祖颜之推著有《颜式家训》,他将书法归为“杂艺”,告诫子孙“此艺不须过精”,“慎勿以书自命”。字写得看得过眼就可以了,不要沉溺其中,切不可以此自鸣得意。各类技艺其实都是末节。什么不是末节?做人。

德行为第一。


2022.3.23

之前从没听过音频读书,原因如下:

1)音频比较慢,远远赶不上我看书的速度。

2) 但有的时候还需要停在一页甚至一行上繁复琢磨、走神。不喜欢听书那种节奏被给定的感觉。

但最近开始听一本书,勉为其难了,也有原因如下:

1)没有电子版。

2)纸版禁了。


2022.3.20

开帖玉版十三行。越往上写越难啊。我太南了。


2022.3.19

听Kraftwerk "Trans-Europe Express"。小时候有次坐火车,从巴黎到莫斯科,横穿欧洲大陆。那时还是前申根时代,过每个过境都需要查验证件。

刚才翻地图,看看一路经过的那些国家。


2022.3.19

我:娃羽毛球打得怎么样?

队友:不怎么样。

我:能接到球吗?

队友:能。

我:太好了!

说完觉得我和我妈还挺像。(之前讲过的段子,小时候我妈拿着我的卷子喜形于色,说,孩子竟然做完正面还知道翻过来把背面也做了)。


2022.3.18

先写了一个bass+鼓觉得挺喜欢,就刚好为熟悉熟悉各种音色做个练习曲。工工整整起承转合4*8小节。建议双声道服用。


2022.3.16

今天又有了一点进展。给midi controller装了一大堆的软件和声音库,竟然还要下某种license key管理器来激活其中一些。简直回到远古时代。这十几年来我就只会下载app了。不知道今天IT也还是要这样装东西吗?

忽想起小学的一件事。家里有个旧thinkpad(386时代吧),大约是我爸单位淘汰了,我们就从国外给带回来,我妈写东西用,我也学打字。有一天出了问题,我妈一个同事介绍我们到本院的一个叔叔家,说他会装电脑、也会修电脑。倒腾很久(还是三寸盘装驱动的年代),还真给修好了。我现在眼前还能浮现起他家的房子。普通大院单元楼的两居室,客厅窗户挂着老式蓝色的确良窗帘,下面是暖气包。除了窗户和屋门,全部墙面被书架占满,顶天立地。三面是书,一面是磁带和唱片。地中间有几把破椅子,一个矮脚茶几。满坑满谷都是线和设备,仿佛电子垃圾场。走前他问要不要给我装个画图软件和midi软件,小孩子回家玩。我和我妈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后来装没装也不记得了,反正我是没想到过要玩。临走时那个叔叔还送我一套金庸全集,那年代还挺难买的。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妈肯定也忘了。

这件事尘封多年,今天装软件的时候乍然想起。那次应该是我第一次听到midi这个词。那叔叔一定是个特有意思的人,可惜我妈和小时候的我都没啥意思,辜负了。长大的我变得有意思了,要是后来再碰到那个叔叔,一定会成忘年交。(那我今天也不用一把年纪费劲研究这些破事儿了,童子功就熟练掌握了)。


2022.3.13

二月十二花朝节,林妹妹过生日。良辰美景,我换个domain name。其实这两下里并没有什么关联。

最初blog开设只是说点手冲咖啡的事,现在已经荡开一笔,荡开好几笔了。且更新也是没时没晌,愿者上钩吧。安妮薇。


2022.3.13

刚才跟队友说起来,我总记不住夏令时冬令时往哪边拨表。每次都得回想一下大三时,到纽约念研究生的学长给我写的信,”今天是夏令时到最后一天,冬季的长夜…觉得和北京的距离更远了一小时”云云。然后我就知道往哪边拨表了。

如此的例子还很多。比如小学一年级二年级仍然不分左右,用圆珠笔在右手腕上点了个点。每当老师问,请同学们举起右手,或者是请和左边的同学组成一组,我都要慌忙看一下哪个手腕有个点儿,方才辨明左右。

总之就是各种脱了裤子放p,脑回路堪忧。


2022.3.11

监听耳机寄到了,从ipad搬到mac,daw升级到logic pro,一时效率和音质都有了很大提升。还有大量设备在路上,哎兴奋得直搓手。监听音箱还在挑,有懂行的请尽情给建议。


2022.3.10

看到去年写了一句:乱世里读哲学是慰藉。

Well,昨晚说了:音乐是救赎。


2022.3.9

讲个段子

初学书法时,一天在老师家看同学们的作业。一位小朋友十几岁,中文字不认识,中文也不大会讲,各种书体有模有样,草书更是灵动飞扬。在座同学都啧啧赞叹,我更是感慨说:“年纪这么小,一定上辈子就练过书法了。”小朋友的妈妈赶紧说:“全靠老师教得好啊。”

我自悔失言,觉得我那句讲得很没情商。


学书一段时间以后,有一堂课看到我的作业,老师抚掌感叹:“有的学生真是天生会写字!”我心里高兴之余,赶紧说:“全靠得遇明师啊,老师教得好。”

说完又自悔,觉得咋搞得这么世故了。:)


2022.3.7

妇女节念及两位女书家:

卫茅漪,王羲之的书法启蒙老师。

管道生,赵孟頫夫人,才学不在他治下。


2022.3.7

王献之的字,看着当然是很好。写起来更觉得才气纵横,如临深渊。


2022.3.5

先要确保纸啊笔啊墨啊都一丝不苟,才能习帖入门,不走弯路。

然后要管它什么纸笔啊,啥都来得。

然后又变得对纸张、笔啊墨啊吹毛求疵至极,因为都是管弦乐器的一部分嘛,最后再到对纸啊笔啊墨啊,管它呢,有没有都不还重要了。

这几条也不是顺序的,也是可以是循环往复的。


2022.3.3

自我去年完了两个月的Haiku project之后,我妈至今还在坚持不懈地写,并每天发给我。对于她来说,写英文Haiku数音节就像是玩数独一样预防老年痴呆。今天hammer and nail这几句写得很有意思,让我忍不住发几个出来bso。


2022.3.3

怀素临终前的小草千字文,有屋漏痕的自然天真。忽让人想起弘一的字。

虞世南孔子庙堂杯,含蓄难掩才气。忽让人想起王宠的字。


2022.3.3

重开office好几回了。这回开了,会不会再关呢?


2022.3.2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郁闷好多天了。今天吃完一大碗葱油拌面后,决定开一支新笔。这好像是库存里最贵的一支,简直了。要哪儿有钩儿哪儿有钩儿,要往哪儿钩往哪儿钩,要钩啥样钩啥样。毫不费力。真是。啧啧。


2022.3.2

好久不见得老同学忽冒泡,没说别的,只问我多久没回去了,茶叶是不是喝完了。故此其他话和时局的种种的边不必谈,在不言中。

天各一方,各自珍重。


2022.3.2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吴让之。

让翁晚年避扬州战火,寓居泰州东坝口观音庵。又题诗云“乌桕丹凤叶渐凋,杜陵蓬鬓感萧萧。系馕收得秋光满,聊与西风破寂寥。”


2022.3.1

边批阅手机边吃下整晚葱油拌面

心中一股内疚骤然升起

如炮火弥散在魑魅的世界挥之不去


2022.2.25

在朋友家,夜谈。憋了两个月的话,说充分了。


2022.2.19

录了四个轨,加两个采样,做了个古琴小loop。晚饭后玩得好嗨森。第一次只试了最简单的ii V I两小节。古琴和各种乐器可以搭呢。

关于上次聊到古琴当贝司的问题。古琴不是十二平均律,慎用泛音,但按音基本可以想办法walk around)


2022.2.19

窦唯《万岁圆舞曲》13:30的古琴好好听啊。


2022.2.17

颜真卿五世祖颜之推著有《颜式家训》。他将书法归入“杂艺”,告诫子孙“此艺不须过精”,“慎勿以书自命”。字写得看得过眼就可以了,不要沉溺其中,切不可以此自鸣得意。

各类技艺其实都是末节。什么不是末节呢?古代士大夫的主流观点,做人。

德行为第一。修身之外若还有势能,则是横渠四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2022.2.17

村子不是目的,城市不是目的,国家不是目的,民族不是目的。人是目的,人不是手段。


2022.2.17

不禁想,一场戏演成这样,是侮辱我们的智商吗。再想想,人家是演戏,可不是演给我们看的。


2022.2.17

张旭,就是盛唐长安的Jackson Pollock。不仅作品完全可以归入抽象表现主义,本人就是行走着的行为艺术啊。


2022.2.14

果然是越老越想念小时候的吃食。过去多少年家里都是包汤圆,小时候的记忆里元宵根本煮不熟、咬不动,哪有南方的汤圆好吃。今年队友提出来摇元宵,就摇了几个。


2022.2.12

良辰吉日,开帖三门记、清三家小篆。


2022.2.12

听了一下2015的dog man star的20周年现场。又翻出1995的专辑听。感慨万千。


2022.2.7

章法,如造园,营造态势。


2022.2.7

初七,吃面。


2022.2.6

切了一些很细的丝儿,炒合菜,吃春饼。


2022.2.6

迷恋数摇。又混乱又理性。


2022.2.4

听到Three to Get Ready,脑子里一直闪法兰西特派的镜头(大型幻灯片演示文稿现场)。特别有意思。

又及,特别偏爱组合里有钢琴、以钢琴为主的爵士。


2022.2.1

想说做了电古琴倒不错欸,当贝斯弹。

(还真有的,音色有点意思)


2022.1.30

猫总爱压扁自己趴在冰箱散热口,摊一大坨仿佛在融化。


2022.1.29

边包饺子边听数摇。

放到十分钟的时候,队友说,这个饺子馆品味还不错啊。听到二十分钟的时候他开始感到狐疑。听到三十分钟的时候,他开始来回走动,并要求换碟。

我说,再听会儿,要不你数牌子玩玩。

队友一脸你是吃多了还是饿着了的表情。

我换上了King Crimson



2022.1.29

看地下丝绒的纪录片。有人戏称是大型PPT文稿显示现场,笑。我是非常喜欢啊,充满波普艺术的美。还有当lou或john从屏幕凝视的时候,特别感人。

Get Back还没看,回头看。


2022.1.29

队友看开端,我包完饺子也随大流儿看了中间几集。晚上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有开端的一些情节,有我自己日常的事情。一轨是开端镜头反复重放,一轨是我这边做事必须配着那边的点儿,或者必须错开点儿。踩拍子、加拍子、减拍子、有时奇数拍什么的。按一套程式进行。梦里的设定是如果搞错了,两边都会出问题,世界坍塌之类的。所以我这边儿虽然都是日常冗长的琐事,但如履薄冰地,行进得特仔细。

白天数摇听多了,大规模立竿见影。


2022.1.28

万年不打扫前廊的,趁年前把廊下和窗下的外墙扫了一遍蜘蛛网。

我:简直住在盘丝洞里了。

队友:那我是唐僧你是蜘蛛精了?

我:我看是反过来。

队友:为什么?

我:你天天投喂就是为了把我喂得白白胖胖好吃掉。


2022.1.27

队友:我真是老了,竟然吃黄豆芽了。

我:看来我还没老。

队友:。。。

我:我老了也不吃黄豆芽。


(没有说各位吃黄豆芽的老了的意思。典故是我们有个假设,越老越会想小时候吃的东西,即使小时候不爱吃。还有就是越老越像自己爸妈,虽然是无意识的)


2022.1.22

听Autobahn听出了六朝骈文的赶脚。工丽而疏淡。


2022.1.20

在机场趁无人,开speaker外放david bowie,有点恍若隔世。晚上回来捡起bitches brew听一屉,恢复神智。


其实是推飞机退了40多分钟推不入位,给我累着了,要快点断了。为了增加摩擦,把鞋子都脱了。在机场大放音乐,喊破喉咙也没有人。。。

赶巧了1)有风 2)上坡 3)飞的时间短所以油箱特别满


2022.1.19

对于现代汉语爱把多音节词缩减为单音节词,再把两个单音节词拼成一个双音节词这件事,我总感到很莫名。比如流调。


2022.1.13

学木工前,先学磨刀。


2022.1.8

一晚上悲春伤秋琴棋书画的,从屋里走出来。一看,队友正听着相声哼着曲儿地炒栗子。什么烦恼也不必有了。不得不说,是天作之合。


2022.1.8

“若乃山河阻绝飘零离别,况复风云不感羁旅无归”

集褚遂良《枯树赋》句子


2022.1.6

读王小波《寻找无双》


2022.1.3

和音乐app长时间磨合之后,它终究变得比我还了解我。

它像一面镜子,找出认知和真实之间地差距。自我认知总以为是更实验、更先锋、更小众的。然总会有那么一次,再日理万机的附庸风雅之余,雨雪交加身心俱疲开夜车时,不想费脑选曲也不想听任何自己创建的歌单,随手让它随机播放。一曲曲播下来,竟然还都挺喜欢,惊悚间照见了真实的自己。


2022.1.2

看了那个群星闪耀的贺岁片,又荒诞又真实,又好笑又好哭。讽刺辛辣,但也太浅显了些,看个乐儿。从头乐到尾,并没觉得在讽刺别人,句句都是在讽刺我们自己。(Don't look up)


2022.1.2

每年元旦例行,把旧历抄上新本本。

17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