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One Kayak

#44 一个奇妙的小感受

Updated: May 1


考虑了一下音乐对我意味着什么。今晚想这个事儿,其实有个trigger。trigger我发在朋友圈里当段子说。下面这些絮絮念就不发圈了。


对比我曾经和正在学的林林总总的物事儿吧,比较切近的参照物大概是学画画。我学画画的源动力和我学其他东西差不多。抱着一种质朴的好奇心,像小孩子问十万个为什么一样。遇到什么都想搞清楚来龙去脉:这是怎么做出来的?


当然得有机缘,因为我也比较懒,很少会主动跋山涉水去求道(也不是没有过)。正好那几年运气好人品爆发,身边有大艺术家偶发闲心,愿意带几个小朋友画画。当时学画,对我来说,是停留在科学层面、或者说格物层面的喜欢和好奇。


这些年来去过那么多美术馆,看过那么多艺术品,当然非常喜欢啊、幸福感爆棚,欣赏水平也逐步提高。但耐人寻味的是,我一直没特别想要自己画点什么。上课就老师让画什么就画什么,平常就乖乖写生习作。没有什么特意要通过画画来表达的。


过去几个月来,对音乐的感受挺不一样。最初同样抱着格物层面的好奇心想了解下摇滚史。我从小并没有听流行乐的习惯。由于某个意外的机缘,喜欢了'65-75s的prog rock,长大后审美点就停留在那个年代了。近来想多听听流行乐,于是给自己挖下一个坑。经过刻苦学习和短时间巨大量地听专辑(真的刻苦),算是把自己拉近到'90s和00s年代的新进展。


发现最喜欢的其实还是prog rock,新宠是math rock,广义的后摇也喜欢。总的来说,各种曲风都可以接受,来者不拒。只要是水准以上的作品,大部分都喜欢。这一喜欢不要紧,掀开潘多拉魔盒了。不仅要发动一切可利用的时间海量听专辑,看能看到的书,上能上到的课,横扫着把包括jazz在内的所有流行门类扫荡一遍,还要复习小时候学过的古典乐史啊、乐理啊,包括和声对位配器法,捡起三脚猫功夫的乐器啊,等等。为什么绕这么大圈子呢,因为来龙去脉都是相通的。

很多人都可以不管三七二十一,乍耳朵一听就直击心灵,立刻开始享乐。那样当然很好。就我个人来说,一般玩个新东西都要通过这么一个过程,方能得到最大的乐趣。


在这趟音乐的旅途上,乐趣更超过了这个学习过程。让我挺意外。这个单向吸收的过程并没太久,我就感到自己时不时开始有“这个我也想做。我想要自己做一个东西。”的念头。


对比画画吧,爱当然是爱,但远观而未敢造次,好比远观偶像。但音乐呢,好比就是我自家人,不但爱而且亲切、甚至亲密,而且放松。谈恋爱莫不过如此:有的人虽然认识不久,就能感到是自己一头的,仿佛上辈子旧相识。可以造次、可以恣意(要怎么造次...)

现在准备去上一些混音、制作的课,就是很现实的需求。我切实遇到了问题,设备和技术层面的问题,需要予以解决。

这里没有表达层面的问题:没有内容的问题、甚至也没有形式的问题。只是要弄好工程技术。品质要到水准,至少自己能听得过耳。想要自己的东西更有完成度。我脑海中有好多好多想法,有end stage(最终图景),需要技术的支撑。当然这些方法也并非完全前置,而是一个流动状态。做东西的过程里有很多变数和偶发因素可以捕捉,非常有趣。


这真是一种奇妙的感受。幸福感和满足度相当高。不需要通过书本和别人来告诉我,我要表达什么。也不需要因为自己站在纵向发展或横向范畴的哪个地界儿,于是需要怎样表达。

当然我还是知道的,因为我好奇嘛、八卦心不死。但这些并不影响我。我自己和自己就可以很自然地知道了我要表达什么,通过什么样的音乐表达。(说起来挺可笑嘛,对我还真是新鲜事儿)。


很久以前,曾有另一个门类让我这样的感觉,就是诗歌。总的来说我对中文文字的敏感度还算比较高,不过对小说和杂文也通常达不到诗歌(那种可以造次)的敏锐状态。问题是,这几年来,文字让我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另外,长年不在中文环境也有问题。这不仅是地点问题,如今,古文白话文都算上,哪里还有理想的中文环境。虽然已经一步步退缩到角落里,退到屋顶写诗了,但我仍然没法完全“躲进小楼成一统”。说起来真是懦弱啊。没有办法,lean in(向前一步)很艰难,确实有担忧和恐惧,也有力所不逮。

这个时候,在文字失效近乎失语的郁闷里,音乐对我格外难能可贵。尤其是我现在最喜欢的广义后摇里的一些纯器乐的东西。既可以在内容和形式上充分地表达,也可以享受一个足够复杂精致的安心做东西的过程。几乎不用担心做出来什么,有什么结果。这个东西距大部分人比较遥远。如要凑近也可以,如果我想。如要创造一个给自己的安全地带,也可以。


如同琴在古代,和丝竹娱乐不一样。琴本就是弹给自己,最多给在座三两知交。不足为外人道也。


啰里八嗦一大堆,总结一下,音乐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呢?

音乐是我的救赎。



又及,要这么说,我还在写这个blog还真是个笑话。还有手头的小说、剧本。都是笑话。hiahiahia(干笑)。

不过我还是会写下去的啦,有时没晌地,总有个想要跟自己絮叨絮叨的时候。


以上。





2022/4/12补笔

虽然上面已经讲得很清楚,我画画是没啥天赋,但品味还是很可以的。今天听音乐能够这样喜欢先锋和实验的东西,也要感谢过去十几年来艺术家和收藏家朋友们带我一起玩,让我的审美也progressive了,我本人也progressive了。艺术是相通的,尤其是现当代艺术里的观念、流派、沿革,其实互参起来非常有意思。要是没有这段经历,我现在可能停留在看文艺复兴和印象派的画,听巴赫和莫扎特。

古典的当然没有不好,是非常非常好,但能够在新东西看出名堂、看出一路的旅程,也真是乐在其中。


Taste does not necessarily have good or bad. But there is one thing called informed taste.




转载请联络作者并注明原网站

www.onekayakpanda.com


Photo Credit: Wix

Soundtrack: One Kayak




2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