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作]苏洵

1. 一路风尘,小镇青年苏洵初到杭州,从未见过如此温柔繁华境地。 清明刚过,吃糖糕,青团。 从眉山颠簸至此,苏洵掸了掸褂子上的土,在路边茶馆坐下。 遇上算命的,说苏洵命中有三个孩子。长女早夭,二子功名不可限量。苏洵笑问,我老婆还没影儿呢,说儿子有何用。何不说说我的功名?...

[习作]皮埃尔

一个名叫皮埃尔的人 天是灰色的,河水也是灰色的。这不奇怪,巴黎的天空就是这个颜色,塞纳河的水波就是这个颜色。 起风了,皮埃尔缩紧脖子,把手伸进袖管拉一拉衬衫袖子,裹紧大衣,向前走去。他抬起眼皮,瞥了一眼河水,本来是一片死寂的河水,在风的役使下有气无力地晃动。真见鬼,皮埃尔嘟...

[习作] 到草料场去

To the Clubhouse 打牌是人民喜闻乐见的休闲益智活动,硅谷群众也不例外。从去年起,我们凑齐四人,每周六晚约一屉,风雨无阻。 那天大伙儿正在我家聚餐,起先说的是麻将,只是各人家里都不趁,一时也无处去买。刚好我家扑克牌是有的,且只有一副。”那么就打桥牌”,蓝美华说...